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五)

……又算错数了(。



算什么关系呢——问题抛了回去,王杰希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据说这个姿势反应了人的防备的心理状态。“我觉得……”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眼睛,“我不知道。”

“那你想咱俩什么关系呢?”王杰希问。

“……这得问你。”喻文州谨慎的表情非常有意思,像猫观察未知的食物。

王杰希站直了,语气平稳,声音低却吐字清晰,“非要让我想的话,我琢磨着吧,当炮友不错。”

喻文州的谨慎在一瞬间转化成了失望,而后很快地,他收拾了表情,露出了笑容,“这样啊……不好意思,我可能不行。”他又看了一眼王杰希拎着的袋子,“多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走先。Byebye。”

“你去哪儿啊?”王杰希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不是还没吃饭吗?”

“回家。”

“哦。你家在哪边儿?”

“在那边。”

“那边是哪边儿?”

已经到了停车场,喻文州站住环顾一圈,接着很快地朝一辆车走过去,掏出了钥匙。王杰希直接愣了,等他反应过来追上去拉开车门,喻文州已经把钥匙插好,正伸手抓一瓶矿泉水。

“你这车,”王杰希无语,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副驾,“也太迷你了吧。”

蓝白相间的smart圆圆滚滚,车灯像两只大眼睛,“你不是说没油了吗?能开?”

喻文州把手放到膝盖上,留置针拔掉了,针孔按着一块药棉,“能开。”

“我就说。”王杰希嗤笑一声,“你丫又骗我。”

“我就知你不会那么容易原谅我。”喻文州垂着眼睛,“所以,就算了吧。”

“医保卡不要了?”

“可以补办。”

“心还是那么脏。”

“王队,你回家吧,我想静静。”喻文州下逐客令,虚弱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说服力,“不顺路,就不送你了。”

王杰希把手里的塑料袋找个地方放下,挡风玻璃下吊着Q版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这正版的吧。”他说,捏住索克萨尔,“笑眯眯的,是照着你的脸来的。”

“时候不早了。”

“当炮友不好吗?”

“不好。”

“哪儿不好了。”

“哪——鹅都不好。”在B市待了几年,喻文州的儿化音糟糕依旧。

“是‘儿’,不是‘鹅’。”王杰希纠正道。他看着喻文州的手慢慢地攥紧了,“你回去吧。”喻文州说,“我还有事。”

“你为什么骗我说车没油了?”

“忘了。”

“说不清楚,我就一直一直跟着你。反正我知道你在哪儿上班,大不了找你领导,说你欺骗我感情。”

喻文州看向他,“你敢。”

“穿鞋的怕光脚的,我破罐子破摔,你能怎么着?”王杰希看回去,“我说,按电视剧里,你应该求我放过你才对吧?”

“好,我求你下去,可以吗?”

“不可以。”王杰希心情舒畅极了,简直想唱歌。“你怎么能这样呢?”喻文州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王杰希——”

“那个时候,后来,我也想了想,我也做得挺不对的。”王杰希说。

喻文州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点像喝醉了,你懂吗,所有的事情都稀里糊涂的,我想把事儿都捋顺了,可是回过头来才发现,我全都做错了。”

“我是手出了点问题,职业病,难免的。而且年纪上去了,透支得厉害,你肯定也知道。咱们,宿敌队。”王杰希笑了笑,“可我在微草一天,就是微草的队长。我没法儿告诉你我病了,即便你们——还有其他队的,大家心知肚明我的问题,可我还是不能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职业选手,比赛第一,都奔着冠军去的,所以,咱俩的矛盾是天然的,只要还在打比赛,就一定避不开,一定会分手。对吧?”

“我猜你有事情瞒着我。”喻文州说,“而且……”

“我太心急了,总想把关系确定下来。”王杰希看看他,“有点像逼婚。”

喻文州“嗯”了一声,“我压力很大。”

“没和你商量,是我的不对。”王杰希叹口气,“可我很喜欢你……就算去医院,也希望有你能陪着,心里多少好受点。可是……”

“对不起。”

王杰希挥挥手,像赶走一只无形的苍蝇,“也没什么可对不起我的。”

喻文州又沉默了。“你怎么想到跟家里出柜了?”王杰希问他。

“……看到你有女儿了,那种,嗯,绝望?”喻文州侧过脸看向窗外,“我是不是很无聊?嘴上说很高兴,其实心里难过得要死。”

“你活该。”王杰希一阵见血地说。

“我是活该,”喻文州扭过头,眼睛黑而深,“可我还是不能接受跟你做炮友。我想,我们还是这样和平地再见——”

“然后就再也不见了。”王杰希搓搓手指,“你为什么骗我车没油了?”

“因为,我想,我生病了,你就算再讨厌我,也不至于把我赶下去。”喻文州握住方向盘,低声说,“好了吧?你走吧。”

“这么喜欢我啊?”王杰希说,然后果不其然地看到喻文州眼角红了,“我觉得,你有个事情闹错了。”

喻文州抽抽鼻子,闭着眼乱摸,大概找纸巾。王杰希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包塞给他,“大过年的,少哭鼻子。”

“我感冒了。”喻文州强调,“我感冒了,很难受。”

“看你刚才有力气闹腾我还想明天那针就不打了,既然还感冒,那就继续打。”王杰希抓住他的手,“我发现,欺负你挺好玩儿的。”

“做咩欺负我。”喻文州无奈地撇着嘴角。

“你可爱呗。”王杰希笑起来,“还有,咱们那会儿也没分手吧。”

喻文州又露出了狐疑的猫一样的表情,“当初你说的是,咱们分开冷静一下。”王杰希语调平平,“分开这都好几年了,你冷静够了吗?”

喻文州动动嘴唇,装模作样地拿着王杰希的手指揩去眼角的一丁点泪滴,然后轻轻地说,“我饿了……我要吃白斩鸡。”


评论(67)
热度(424)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