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七)

……一不小心让王队酒驾了!我错了嘤嘤!


火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喻文州捞了一漏勺各种蘑菇,菜叶和肉的混合物,放进碗里,“结婚?”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王杰希的勇气消失了差不多一半,佯装镇定地喝了口可乐,“哎,你看,这个老外术士的操作,是不是挺猥琐的?”

“还行。”喻文州眯起狭长的眼睛,“想跟我结婚呀?”

王杰希又喝了口可乐,含混道,“……想是想,不过你是不乐意的话……”

“王队长这么喜欢我啊?”喻文州笑眯眯,摸了摸小茄的毛肚皮,猫立刻凑上来舔他的拇指。

“嗯,有点喜欢。”

“哦……才有点喜欢?”

“挺喜欢的。”

“哦——”喻文州拖长了调子,“什么时候……开始想的?”

王杰希盯着电视里那个猥琐的术士,“好几年之前,就想了。我去咨询了律师,他说我这个情况有点儿麻烦,叫我先拟份财产公证试试看,我那时候想,要不再搞个遗嘱什么的,如果我出点事,我——”

“大过年的不要说些不吉利的东西,要讨个好彩头,今年才能发财。”

“……对不起,我就是想……”

“戒指买了咩?”喻文州打断他

“啊?戒指啊……”王杰希一下回过头来,这可把他问住了,他忍不住搔搔头发,说,“本来打算等你答应了一起去买呢……”

“没戒指就求婚,太没诚意了。”喻文州举起小茄,“哇你好沉哦,是不是该减肥了?”

王杰希一头雾水,闹不清“好沉”说的到底是他还是可爱的闺女。“那……我买了戒指再……?”他试探地问道,背后,重播的比赛打成一团,各种特效眼花缭乱,“到底怎么着,给个准话。”

喻文州沉默了一小会儿,“不后悔吗?”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又响彻云霄,初五迎财神,王杰希漫无边际地想,到了晚上,他也该下去放挂鞭炮,虽然那个淘宝店规模不大,但做起来就要做好。他的人生一直由他自己掌握,一旦决定了目标,就必须全力以赴——包括感情。“我不后悔。”他沉思着,禁不住笑了,“那你呢?”

“我还是后悔的。”喻文州说,“以前的事,是我考虑自己太多了些。”

“以前的事儿就过去吧。”王杰希给他夹了一筷子鸭肠,说不要点乱七八糟的,这家伙还是点了,“好好的,咱就别开批斗会忆苦思甜了——一句话,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让我有话直说还是蛮有难度的。”喻文州恢复了微笑的表情,“戒指我买吧。”

王杰希眉毛一扬,“不行,必须我买。”

“你眼光能行咩?”猫咪咪叫,伸着爪子去够王杰希。喻文州松开手,小茄轻盈一跃,跳到王杰希膝头,站起来用脑袋蹭他下巴。“你看看你的衣柜。我还记得当年你有件薄荷绿的羊毛衫,天哪,怎么买到的……最可怕的是,它竟然还在那挂着……”

“衣服么,能穿就行。”王杰希耳根红了,他皮肤白,一脸红便格外明显。喻文州笑吟吟地继续,“哎,王队长,白衬衣有四五年,一次性团购的?”

“总之,戒指我买。”王杰希简单粗暴地结束了衣服的话题,鼻端一股焦糊气,“粘锅了!光顾着跟你扯皮,你也不看着点儿,来帮我个忙……”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王杰希开车,给喻文州搬了趟家。他那套房子一个人住绰绰有余,两个人加一只猫,就显得捉襟见肘了些。“我琢磨着得换房子了。”他对喻文州说,“以前那套我卖了。一来一去赚了点儿。”

喻文州掏出手帕,擦去王杰希额头的汗珠,“抱歉。”

“赚的钱算你陪我的精神损失费。”王杰希精神奕奕,手指敲打方向盘,“这套要不也挂出去卖了?地段不错,附近的小学口碑可以,算学区房。”

“小白的主人你还记不记得?”喻文州道。

“记得啊,怎么不记得,那个高个,身材不错,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你——”

“搞咩,人家未婚妻很可爱的!”

“嗯,我错了。”王杰希也笑起来,“谁让你帮他养猫来着。”

“看不出你会吃醋,说好的高冷男神呢。”喻文州刷了下微博,“他从收养小白之前就打算买房。原来以为很容易,谁知道跑了好多家中介,都没有合适的房源。要是你真打算卖房子,不如我问问他?能省一笔中介费呢。”

“这主意好。”王杰希摸了把喻文州的大腿,“这事儿就靠你了啊。”

 

刚刚转过年去,卖方的事情便确定了下来。喻文州的工作依旧忙碌,时常加班。王杰希每天送他上班之后就回家打包行李,然后运到新房子那边。

想不到你还真炒起房了,喻文州笑着感叹。

嗐,一开始不是为了自己住吗?我妹的婚房还是我挑的呢。王杰希说,“哎对了,最近我那个淘宝店,生意特别火,怪了。”

“那当然了,”喻文州窝在他怀里闭目养神,“我可是锦鲤。”

“嗯,那我转发你照片儿得了。求锦鲤保佑下套房子快快出手。”王杰希逗猫一样挠他下巴,喻文州扬起头,“好了,本锦鲤保佑你心想事成——杰希,总该给我条裤子了吧?”

王杰希惊讶,“你不是喜欢裸睡吗?”

喻文州摇头,一脸朽木不可雕,“我干嘛裸睡啦,我体寒,不然每晚泡脚做什么——之前都是为了勾引你啊懂不懂,王杰希,你的情趣去哪儿了?”

“……”王杰希垮了脸,一字一顿道,“我,才,不,管,您,还,是,继,续,光,着,吧!”

 

在无休无尽的加班和乱七八糟的打包中,王杰希等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初春的下午,柳絮漫天。他终于把喻文州的漫画书翻完了,塞进一只纸盒,用胶带封好。定制的戒指这两天就会送到,顺带还买了双运动鞋做礼物。小茄喜欢纸盒,钻进一个空箱子占山为王。王杰希笑着勾勾手,猫探出脑袋,歪着头,眼睛明亮。

今儿不加班啊?他发了条微信。

不加班。喻文州很快回复。

那好,快下班儿了提前跟我说一声,我接你。

好。

就在“好”字收到的一刹那,门铃响了。诶,说戒指戒指就到,正好,吃个饭一并把戒指送了。王杰希已经开始在脑内搜索哪家馆子比较高大上,“来了!”他喊,趿拉着拖鞋一开门,不是快递员,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王杰希愣了。不认识啊!可是这圆圆的脸,细长上挑的凤眼,白皙的皮肤,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您是?”

不速之客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请问,喻文州……我儿子,他现在是住在这里吗?”

 

 


评论(49)
热度(305)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