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八)

说不吃惊那是假的。王杰希连忙侧身让开,“哎,您请进。”狭小的玄关就堆着几个小纸箱,连个放鞋的地方都没了。“那个,阿姨,最近搬家,有点儿乱。”他刻意地放慢语速,因为黄少天曾经抱怨过,说他们微草的几个B市土著讲话大舌头,速度又快,对南方来客特别不友好,以至于听不懂。一不小心有习惯性地“点儿”了,王杰希挠挠头,板正了语气,道,“箱子很多,您注意脚下。”

“你们——就住在这种地方?”喻文州的母亲环视一圈,口气带着讥讽,“就这样?”

“我们要搬家。”王杰希关上门,一个不小心,差点儿被脚底下的猫绊了一跤,小茄怯怯地注视着陌生人似曾相识的脸,歪着脑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上去蹭蹭。王杰希连忙捞起犹豫的猫咪,把它往卧室的床上一扔,然后关上门,“您喝什么?茶,还是别的?”

“不喝。”喻母冷冷道。

王杰希碰了个钉子,但也无计可施。他掏出手机打算给男朋友通风报信,喻母立刻道,“做咩?告诉我儿子啊?”

对,是跟您“蛾子”打小报告。王杰希手速飞快地发出一条短信,抬头笑笑,“我这有冻顶乌龙。您要不要——”

“不必,谢谢。”喻母看了眼凌乱的沙发,几件运动服外套,十来本电竞杂志,一瓶喝了大半的可乐,坐垫黏着无处不在猫毛。“挺乱的。”王杰希冲过去收拾,抓起外套和杂志丢进纸盒,可乐直接送入垃圾桶。“您坐您坐。”

“这种地方能住?”

“这里我们卖了。俩人住,是不够宽敞。哦,我们还养了个猫,就刚才那只。”王杰希烧热水,“您刚到的B市?”

口袋一动,喻文州的短信来了——“我这就回去。你小心。”

我有什么好小心的,难道你妈还会暴走伤人不成。王杰希无语,不过他也没百分百把握面前的女人就是喻文州的亲妈,虽说这脸实在八成相像。

“你跟家里……讲过吗?”喻母冷不丁问。

“讲什么?讲我和文州的事儿?”王杰希咬了下舌头,“好几年前就说过了。”

“中间不是分手了?”喻母追问。

“哦,那是点——”硬生生吞掉儿化音,王杰希尽可能慢条斯理地解释,“那是个误会。我们各自冷静了冷静,现在又和好了。”

“冷静了五年啊。”喻母冷笑,“王先生,你退役后,好像无业?”

王杰希一愣,“不是,我开了个店,卖卖东西,有时候捯饬捯饬房子。”

喻母咄咄逼人,“够生活?”

“够。”怎么能不够呢,房子多好一投资品啊,王杰希琢磨着要不要把他那一沓房本拿出来交给“岳母”过过目。然而对方只是瞅着他,冷笑着点头,“那以后怎么办?你们两个人,两个男人,能有未来?”也不等王杰希作答,她继续讲下去,滔滔不绝,“……没有固定工作,投资就一定保险吗?你有没有医疗保险?对生活的打算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不可能有小孩,怎么才能维持这段关系?眼下过得逍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呢?也没个后代……”

水壶尖锐的嘶鸣打断了喻母的长篇大论,她停下来,看王杰希按下电源。“您问的都很对。”他缓慢地说,将水注入到一只透明玻璃杯中,然后摇晃几圈倒掉,“我考虑过,我现在其实也差不多财务自由……”

喻母道,“不全是钱的问题。”

“对。”王杰希蹲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抬头,坦然地面向男朋友的母亲,“说到底,有钱呢有有钱的过法,没钱呢,有没钱的过法——关键是俩人得有感情。”

“感情又不能衡量。你保证一辈子不变心?”

“光空口白牙保证,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前阵子已经跟文州求婚了。他也答应了。”王杰希找到茶叶盒,敲了敲,倒出一撮,“虽说国内不承认……”

“所以那有什么用?”喻母尖锐地问。

“可能很多人觉得是没什么用吧。”王杰希把热水缓缓注入玻璃杯,茶叶一窝蜂地浮起,又缓缓落下,“我这个人,有那么点……没安全感。结婚就是想获得一个保证。”他将杯子放到喻母面前,“喝茶的家伙事都收起来了,您先将就着吧,真是不好意思了。”

“至于孩子。文州他很喜欢小孩,黄少天——他您认识吧?黄少天有个女儿,特别可爱,文州是孩子干爹,收藏了很多她的视频,没事儿就拿出来看看。我也挺喜欢孩子的。走领养可能难一些,估计您——还有我家老人,可能不会同意。我想过其他方法,反正,如果真的特别迫切地渴望孩子,要一个,也不会太难。”

他直起身体,弹了弹裤子上的猫毛,“我的回答您还满意吗?”

 

五点一刻的时候,喻文州匆匆敲开门闯了进来。

“妈!”他顾不得脱掉大衣,“您什么时候来的呀?”

用的是普通话,应该是担心王杰希听不太懂粤语。喻母冷着脸用粤语回他,喻文州无奈地望着母亲,又悄悄拉王杰希的袖子,轻声道,“没有挨打吧?”

王杰希忍着笑摇头,不过,他忽然想起黄少天谎报军情那次,说喻文州的胳膊被打断了。难不成还真有过前因?正忍笑,喻母忽然扬手就是一巴掌,喻文州“啊”了一声,王杰希下意识一挡,刚巧打在手腕上。

并不疼,火辣辣一阵痒。喻母显然没想到王杰希会替儿子挨打,一时间愣住了。而喻文州则心疼得不得了,双手握住王杰希的手腕,皱眉道,“妈!干什么啊!”

“对,对不起。”喻母结结巴巴道歉。王杰希反手握住喻文州的手,道,“没事儿。——时候不早了,出去吃饭吗?”

由于喻母据不透露住在哪里,王杰希没办法,便选了附近一个常去的馆子,喻文州很喜欢,评价口味清淡,白斩鸡做得跟G市一样好吃。

点菜兵荒马乱,自然少不了白斩鸡和叉烧包。叉烧包上得快,喻文州悄声说中午加班都没有好好吃饭,此时饿得能吞掉一整个小茄,伸手就想抓包子。王杰希一把拍掉他的手,道,“洗了吗你?”

喻文州怏怏,“好麻烦呀。”

王杰希说,“麻烦也得洗,有细菌,不怕脏啊?”

坐在他们对面的喻母看着这一切,终于摇了摇头。


评论(53)
热度(352)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