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九)

“所以……我表现到底怎么样?”王杰希问。喻文州歪着头,表情略纠结地挑选一件衬衣。早说了,选择强迫症么一次买十件一模一样方可破,就是不听。他又问了一句,喻文州含含混混,“嗯。”

“喂,问你话呢!”王杰希笑着朝他臀上不怀好意地抽了一巴掌,喻文州这次回过头,瞪圆了眼睛,说,“做咩啦!”

“你妈妈那边,到底什么意思啊?给个话。”

“我要是知道什么意思……”喻文州拽出一件浅灰色衬衣,又开始挑选领带。开个会这么大阵仗,王杰希半是取笑半是认真,“哟,升职了啊?”

“神算哪王大眼。”喻文州凉凉地瞥他一眼,“我妈妈说,B市空气不好,雾霾。”

王杰希说,“那新家弄个空气净化器。还说什么了?”

“还说,堵车。”

“G市不堵车?这我不信。”

“堵。”

“那不就结了。还有呢?”

“东西不好吃,粤菜不地道。”

“那好办,请个粤菜大厨。还有吗?”

喻文州扯出一根领带,搭在椅子背上,“没了。”

王杰希看他,“那我呢?”

“你?”喻文州似笑非笑地弯着嘴角,“爱卿甚好,朕十分满意。”

“别闹啊,”一看这表情一准没好事,王杰希提高警惕,“丞相意欲何为!要夺了寡人江山不成!”

“你现在有我,算什么寡人。”喻文州笑吟吟地坐下,双手搁在王杰希膝头,“哎呀,睇你千般好……”

“又欺负人了你,一肚子黑水儿。”王杰希也笑了,“那你家的意思是,不干涉咱们了吗?”他指指喻文州,又指指自己。

“我可能会被扫地出门吧?”喻文州叹口气,可神情却毫不失落,反而一派其乐融融,小茄咪呜咪呜地扒他裤脚,“肚饿?不是刚刚喂你吃过?”

王杰希伸手捞起猫,抱在怀里揉了揉。“你扫地出门也没事儿,反正有我。”

喻文州拍拍猫的鼻湿乎乎的鼻头,“可是你家也会把我扫地出门的吧?你不是还没跟家里说吗?”

“我家不算什么事儿,我妈他们都听我的。前段时间我已经说了……我家人都接受。我妈脾气好,总归,不会揍你一顿的。”王杰希淡淡地说。不过,实际的情况远非他说的那么简单。

“……总之,就这么一事儿。”弟弟说。

家里的老房子要拆了,王杰希被一个电话喊回来商量分房的事情。但这次家庭会议,他的心思显然没百分百放到他业余爱好房地产上面,一直心不在焉。

“老大,老大!”母亲喊他,“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嗯?”王杰希抬起头,“我没意见。”

“哥,妈是问你,你是要房子还是要钱。”最靠谱的妹妹重复一遍,“你想好了没有?”

“我……都行吧。”王杰希抬眼想了想,“哦,那还是要房子吧。”

“那行。”弟弟匆匆在纸上记了几笔,嘟囔道,“哥要房子……”

“房子保值啊。”妹妹评价。

王杰希看看时间,不早了,喻文州快下班了。早说也是说,晚说也是说,他清清嗓子,引得几个人目光注视过来,而事实上,他一直是全家的焦点,“那个,趁今儿大家伙都在,我有个事儿要说。”

“什么事儿啊?”妹妹有些紧张。

“嗯……就是,拖了这么些年,我也老大不小了,总一个人单过,让咱爸咱妈挺不放心的。”一个拖沓的开场白,绝不是王杰希固有的风格。然而潜移默化,同喻文州生活得久了,不知不觉间,他也习得了一丝迂回前进的战术,“我这样,是很不孝。现在点点都快上小学了,妹妹也要结婚了。我呢——”

他看了看母亲,母亲死死地盯着他的脸,父亲撇过头,似乎在全神贯注地读一份老年健康报,妹妹更紧张了,而弟弟,咬着圆珠笔,像个没认真复习的考生。

“我打算结个婚,跟喻文州。我们……复合了。”抛下这枚重磅炸弹,王杰希闭了闭眼,“嗯,就是过年那阵儿。”

“我就知道。”弟弟嘴里的笔掉在地上,“哥,那货有什么好,以前说甩你就甩你!”

“怎么说话呢。”母亲责备地瞪了一眼小儿子,她当然不情愿大儿子是被甩的那个,“喻文州啊?”她忧心忡忡地拉拉老头子的胳膊,“哎,我总觉得不靠谱。”

父亲说,“我不管。”目光始终没从那页报纸上转回来。

“你儿子的事儿你怎么不管呢!”母亲急了,“你个犟脾气,老大就是随你……”

“我就不管!老大一人了,还管,”父亲哼一声,“管!我管他听吗?”

“行了,爸,妈,弟,你们别吵吵了。”妹妹开口,“可是哥,喻文州他能行吗?你确定你们俩可以在一块儿?他这次不是坑你?”

“他肯定是有所图谋才接近咱哥,他就是个坑。”弟弟气愤,“他有什么好!”

王杰希向妹妹点点头,“确定。这次没事儿了。真没事儿了。我心里有数,丫跑不掉。”

 

“你妈妈真一个字儿都没提我啊?”一番激烈的生命之大和谐之后,借着余韵,王杰希揽过喻文州,顺他的头发,“你说实话,真没有?”

喻文州闭着眼睛,气喘吁吁,“有。”

“哎?是什么,快说。”王杰希一下来了精神,撑起胳膊,“说我什么?”

“说你……”喻文州半睁双眼,湿润地望着他,慢慢道,“说你,衣服太土。”

 

晚安啦~

评论(44)
热度(31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