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服输(一)

不会很长哒。

满足一下写年下的蠢动(。



战争结束刚刚的时候,根据政策,黄少天被随机“分配”给了一个陌生的收养者——其实看起来也还是个少年的模样,身材消瘦,脸上有着常见的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造成的菜色。“我叫喻文州。”他半蹲下,轻声细语地自我介绍,口音轻飘而绵软,“你呢?”

黄少天警惕地盯着对方狭长上翘的眼睛,瞳孔漆黑,他能看到自己扭曲的表情,“我不告诉你。”

“你叫黄少天,是不是?”喻文州好脾气地笑笑,“今年十二岁了,是吗?”

黄少天点了下头,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摸了下他胡乱翘起的头发,“跟我回家,怎么样?”

 

喻文州口中的“家”,墙壁布满弹痕,触目惊心。他肯定不是这栋公寓的原主人,“分配给我们的。”他对黄少天解释,语气轻快了些,“有两间卧室。你想住哪间呢?我觉得,朝阳的不错。”

黄少天说,“随便。”

他在颤抖,但他自己并未意识到。牙关格格作响,眼前好似起了一层浓雾,看不清前方。喻文州放下行李,脚步声渐渐远离又趋近,“少天饿吗?”

他亲昵地称呼着认识没多久的陌生孩子,黄少天抱着胳膊,闷声回答,“……不饿。”

“我没有多少钱,不过,今天运气比较好,买到了罐头。”

黄少天摇了摇头,喻文州没有再开口。他们安静地分吃了那罐午餐肉,在静默的空气中机械咀嚼。夕阳金红色的光缓缓射入窗口,在积满灰尘的水泥地面上投射出一个朦胧的光环。

“不是很好吃。”喻文州轻声说,“也许,以后会有新鲜的,这个快过期了。”

黄少天一言不发,垂头丧气。他当然不是为了午餐肉陈腐的味道失落和难过,事实上,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尝过肉的味道了。

“金属可以换点钱,”喻文州说,把铁皮罐头盒放进一个纸盒。“少天喜欢吃罐头吗?”

“不喜欢。”黄少天哑声说。

“我也是。”喻文州站起身,走到窗口,“这里也没有窗帘什么的。”他自言自语,又好似讲给黄少天听,“明天,等有时间了,我们要好好收拾干净。地板上的灰很脏,容易让人咳嗽……发烧……生病了要打针呢,这可不好。”

暗夜悄无声息地侵袭大地。电力供应受到限制,他们只得在一片漆黑中擦脸,刷牙,喻文州甚至要求黄少天洗一洗脚。“这样睡觉才舒服。”

湿漉漉的黄少天被再一次“分配”,睡在朝阳的房间。喻文州搭了两条破旧的被子权当床板,让他躺在上面,“忍一忍……现在物资供应很紧张,过段时间就好了。”

他只有这两条被子,黄少天偷偷监视过他整理行李。喻文州又把一条小毯子盖到黄少天腹部,那是黄少天在庇护所不多的“资产”之一,“好在天气不算很冷。”他悉悉索索地动作,“没有枕头,这样可以吗?”

大概是一卷衣服,干燥的布料散发着肥皂的味道。黄少天“唔”了一声,喻文州拍拍他的胳膊,“那我也去睡了……晚安。”

“……喻文州。”

“嗯?”

一整天了,黄少天第一次喊他的名字,“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有问题?”

黄少天翻了下身,紧紧搂着他的小毯子。毯子的边缘有一个洞眼,他在庇护所里,每次做了噩梦,总会忍不住用手指去抠那个地方,久而久之,抠出了一个可以通过拇指的洞。“你多大了?”

“我没有告诉过你吗?”喻文州回来了,他坐下,就坐在黄少天身旁,“啊,我是没有告诉你,忘记了。我十八岁半了。”

黄少天吸吸鼻子,“你比我大。”

“是的……我成年了,所以,依据规定,可以收养你。”

“那你有工作吗?”

“现在还没有,要等分配呢。”喻文州说着,忽然笑起来,“不知道会让我去做什么?有点紧张。”

黄少天开始用力扣毯子的那个洞,边缘毛躁,挂到了他的指甲,“那个,喻文州。”

“我在。”

以前的夜里,时不时地会突然响起凄厉的防空警报。炮弹如同烟火划过天空,爆炸声震耳欲聋。黄少天蜷起身体,紧紧闭住眼睛。他嗅到肥皂的气味,来自那卷充当枕头的衣服,来自喻文州的身体,“……你打过仗吗?”

喻文州的回答像是一个叹息,“我打过。”

“可怕吗……”孩子的发问有着鼻音,他在哽咽,颤抖,失魂落魄。

“可怕。”喻文州说,“不过,战争已经结束了。”

“你确定?”

“确定。”

黄少天无意识地抠挖着那个洞,“我……我还想问……”

手忽然被握住了,喻文州的掌心有着活人柔软的温暖,而非死亡的冰冷与黏腻,“少天想问什么呢?”

“……以后,还会再打仗吗?”

喻文州沉吟了几秒,“这个……”他缓缓地说道,“我说不准。”

“我讨厌打仗。”黄少天说。

“我也是。”喻文州说,他的手同样带着肥皂苦涩而洁净的气味,“这样吧,我有点怕黑,今天在你这里睡,少天愿意吗?”

“你也怕黑吗?”黄少天问,他忽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然后愉快地接受了对方的请求,“可以。”

喻文州躺下。两个人挤在窄窄的被子上,捉襟见肘,于是他搂住黄少天,黄少天没有抗拒。

“……喻文州。”

“我在。”

“你知道吗……”黄少天放弃了那个孔洞,他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喻文州的衣角,“我爸爸妈妈都死了。我没有家了。”

 

 


评论(10)
热度(41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