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服输(四)

……为啥发不出来?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三年过去了。

“你又长高了。”喻文州说。夏日的蝉鸣异常聒噪,黄少天脱掉上衣,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咕咚咕咚灌进喉咙,“你要出门办事情吗?还回来吃饭吗?”

喻文州摇摇头,“说不准。”

黄少天说,“哦。”额角汗津津的。他个头猛窜了一大截,蓬勃如发芽的新苗。而随着他的身高一起,战后的黄金时代来到了。

喻文州辞掉了分配的那份工作,开了一间小小的公司,专门帮人管理账目。魏琛也离开了他的拖车,去北方寻找新的机会。临行前他与黄少天告别,咧嘴笑道,“小子,跟我走吗?”

“不。”黄少天不假思索,“我要和文州在一起。”

“说的也对。”魏琛给了他一拳,“你小子聪明!有前途。”

黄少天说,“那当然,还能有谁比哥更聪明?”

魏琛瞅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啊——我跟喻文州脾气不对付,这是真的,不过,他心眼儿多,会算计,以后会有个好前程。你跟着他,别跑出去乱混。”

黄少天说,“你干嘛不喜欢文州呢?”

魏琛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晃晃,“来试试?”

黄少天警惕地躲开,“不行,文州不喜欢烟味儿,他说,闻了会头疼。”

“他说什么你就听?”

“那是必须的。”

“你就这么怕那个小白脸?”

黄少天坐在拖车的副驾上,扭头遥望远方地平线一栋孤独的高楼。“我不是怕文州,”他捏着衣角,“反正……我的心思,你怎么会懂。”

魏琛哼了一声,把烟头高高地丢了下去。

 

黄少天自然有他的顾虑。我表现怎么样?刚被喻文州收养时,他每做一件事,几乎都要这样问一问。你表现的很好,好极了,喻文州回答,你不用这样,少天是个好孩子。

我很好吗?所以你才在一大群孩子里选择了我?黄少天没有问过喻文州。后来,他换了另一个方法。喻文州在家里的表情比他工作时要生动得多,他暗暗地观察他的眼睛、眉头和嘴唇,从这位领养人的脸上发现些许蛛丝马迹。不吃青菜,喻文州会微微皱眉,写不完作业,喻文州嘴角的笑意了,考了第一名,他连眉毛都在微笑——察言观色比直接问要巧妙得多,黄少天喜欢这样,他好像天生就是个猎手,擅长埋伏于角落,静悄悄地观察。

“……老师说,父母在孩子十八岁之后,就可以不给他们钱了。”有一天,黄少天在餐桌的聊天时间,唧唧咕咕地复述一天的课程,“这是法律规定的。”

“我会养你的。”喻文州喝了一口汤。他那个记账的小公司生意还不错,雇了三四个人手,不过他本人还是异常忙碌,时不时要在家中加个班。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话虽如此,黄少天还是窃喜了一下,“反正我十八岁前就高中毕业了嘛。”

魏琛的判断一点也不假,黄少天非常聪明,他不停地跳级,十五岁已经高中二年级。“毕业之后,我就去你公司上班,怎么样?那个,会计嘛,我数学不错哦,你有没有看我期中考试成绩单?我在年级数学排第三名,妈的!比前面俩家伙就差一个填空而已,都怪我粗心……”

喻文州的眉毛皱起来了,黄少天连忙吐吐舌头,“对不起,我不该讲脏话,你不要生气。”

“下次努力。”喻文州把鸡腿夹进他的碗里,“少天,高中毕业后,不考虑考大学吗?”

“大学?为什么啊?”黄少天完全没有升学的打算,“高中毕业就能工作了啊,会计不就是算算账目么……上大学太浪费钱,又浪费时间,我不去。”

“我觉得,你还是上大学比较好。你的老师告诉我,她很看好你。”喻文州慢条斯理,“多读书,是好事。”

“哦,不过……还是不要吧。”

“学费和生活费我会照样给你的,即便你过了十八岁。”

“嗯……再说,再说,哈哈哈哈。”黄少天啃掉鸡腿的皮,忽然觉得嘴里一阵发干,“嗯,文州,你过了年,是不是就要过生日了?”

“应该是。”喻文州已经吃完了,“不过,我从来没过过生日。”

“你过了生日,就二十二了吧?”

“嗯。”

“哦……”黄少天转转眼珠,“前几天我放了学去你那找你,郑轩说你不在。”

“有个客户比较棘手,景熙一个人应付不来。”喻文州收拾好筷子,把盘子里剩下的鸡蛋全部拨到黄少天面前,“你全吃了。”

“啊对了,最近,我们学校闹了点事情。”黄少天低头吃炒鸡蛋,嘴里鼓鼓囊囊,“那谁,嗯,就是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反正就是一个班里,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据说,在谈恋爱。”

“是吗?”

“嗯,老师喊他们俩去办公室,我们班的学委正好去领卷子,听到了。”

喻文州给自己沏了杯茶,他还有一笔账目没有算清,估计要熬夜,“老师批评他们了?”

“是吧。我猜的。老师就是说不要早恋啊好好学习什么的,”黄少天吃得飞快,嘴角挂着碎屑,“……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我是说,你是大人了,就不算早恋了。”

“还没有。”

黄少天失望地“哦”了一声,“那你不打算结婚啊?”

喻文州笑了笑,“我比你大几岁,不过,也还没到必须结婚的年纪。而且,现在没有喜欢的人。”

黄少天略略松口气,抬起脸,半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我是不喜欢你结婚啦!你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人,就会看我不顺眼,最后赶走我——嘿嘿,反正我不会当电灯泡的!你要是结婚,我就自动搬走好了。我背着你攒了不少钱呢,你猜,有多少?”


评论(10)
热度(229)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