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服输(五)

黄少天对现在的生活心满意足,除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你多高?”他第一百次问喻文州。

喻文州对着镜子系领带,第一百次回给黄少天一个数值。黄少天把面包塞进嘴里,“唔……嗯。”

“怎么了?”

喻文州对待他,一贯相当有耐心。黄少天掀开牛奶瓶的盖子,伸出舌头舔了舔,“文州,你什么时候开始长个子的?”

“大概……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镜子里喻文州的表情有些不确定,“我记不太清楚了。”

“哦……”黄少天低头,翻开一页英语课文,上午老师要抽查背诵,而他还一个字没读,“我你有没有觉得我腿……有点点……就一点点……短?”

“有吗?”这下,喻文州终于回头了,黄少天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连忙偷偷地将校服运动裤向上提了提。

“不短吧?”喻文州说。

“嘿嘿,”黄少天傻乎乎地笑出声,踢了踢椅子,“今天下午不上自习课呢,我可以早回家。给你做饭吃吧!你想吃什么?”

哪知喻文州摇了摇头,“晚上有事情,我在外面吃。”他掏出一张纸币压在牛奶瓶下面,“你自己买点好的吃,功课紧,要注意营养。”

黄少天失望地“嗯”了一声。

喻文州很忙。这是好事,他那件小公司早已步入正轨,已经招聘了十几个员工,仍显得人手不足。他时常将工作带回家,一直到深夜才睡。有时候黄少天睡了一觉起来上厕所,路过喻文州的房间,发现那人伏在桌前,脊背垮着,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你工作好像很多,要不然我放学后去你公司吧?”黄少天拉住喻文州的手腕,“我去给你打下手?”

“不用。今晚是有点应酬。”喻文州微笑着拍拍他的脑袋,像对付一个小孩子。黄少天挪开头颈,努力挺直腰杆,“应酬?去喝酒吗?我也可以陪你啊。”

“你还小,不能喝酒。”

“我不小了……”黄少天嘟囔,盯着一行英文单词,“你也才比我大不了多少。”

喻文州好脾气地笑笑,不置可否。他穿上西装外套——在黄少天眼中,喻文州与初见面时变化不大,苍白,清瘦,语气和缓,身上散发出苦涩的肥皂味。“好好吃饭。”又叮嘱了一遍,喻文州离开了,黄少天撇撇嘴,把散落的课本塞进书包。背不过就背不过,他突然十分没心情。

不过他运气一向十足的好。老师没有抽查他,黄少天逃过一劫。打扫完卫生,他兴致缺缺地打了会儿篮球。据说适量运动有助于长高,他断断续续打了一年,似乎有那么一丁点效果。夕阳下山前黄少天无精打采地回到那栋空荡荡的房子,铜钥匙挂在胸口,喻文州看他看得没错,他还是个没长大小孩子。

还是尽早工作比较好。黄少天想着,掏出数学书写作业。虽然不打算升学,但文理分科还是必须的,他随便地选了理科,因为某一次喻文州说,他以前上学时就很喜欢数理化。

“……应什么酬,不就是喝酒。”没人陪他聊天,黄少天便聊给自己听,“喝的醉醺醺回来,还不忘记洗澡,是有多喜欢洗澡。哦,还要泡脚,泡来泡去手脚还是凉的,不如平时多喝热水咯,你说是不是。”

也许不是应酬。黄少天潦草地写着证明过程,李远好像说过,最近有个什么女孩子在追求喻文州。老大很受女孩喜欢的!李远说,绘声绘色,眼睛睁得老大。他们异口同声地羡慕喻文州,因为总有异性找他搭讪,聊天,要联系方式,羞答答地请他去舞会跳支舞。“喜欢文州什么啊?”黄少天问,心里又得意又恐慌——看!喻文州确实很好,很多人喜欢他,他是个实打实的好人。但你们又凭什么喜欢他?因为他年轻,清秀,温柔,开了间小公司?没陪他吃过苦,你们这些姑娘,没资格跟文州讲话。

他幼稚地天人交战着。也许喻文州是和某个女孩看对了眼,偷偷摸摸地去舞会,一片黑漆漆中搂着腰,说悄悄话。黄少天没去过舞会,他臆想中的舞会不是什么正经地方。文州穿了崭新的衣服,还特意打了领带。他有没有梳头发?一定是有的。“去就去呗。”黄少天从鼻孔中哼了哼,“还说去应酬……应酬个鬼哦。”

晚饭在桌上放着。他用自己的钱买了一只饼,夹了个鸡蛋。懒得吃。一想到喻文州此时此刻正跟某个长发飘飘的女人面对面坐着分享晚餐,他胃里就犹如堵了一块石头。时针嘀嘀哒哒地走动,六点,七点,八点,九点,黄少天写完了作业,啃掉饼里的鸡蛋,不安,愤怒,到无力,最后他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有种把桌子从楼上丢出去的冲动。

门锁动了。

“文州!”黄少天顿时松了口气,喜滋滋地打开门,却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那是个高大的男人,“哦,有人在家。”他说,北方口音,“你是文州的弟弟?”

喻文州被他扶着,脸颊酡红,双目紧闭,“我不是。”黄少天警惕地盯着男人,“你是谁?”

“我是他一朋友。”那人看了看黄少天,“他喝醉了,我把他带回来。”

“哦。”黄少天伸出胳膊,想要接管醉成一团的收养人。但那高个男人只是绕过他,“他睡哪儿?”

黄少天感受到了来自成年人的蔑视,恼怒地看着那个脚步踉跄的喻文州被搀着坐到椅子上。“你把文州放这里就行。”他需要表现一番来捍卫自己的领地,“然后我来照顾他就可以了。”黄少天挡在喻文州前面,对那男人说,“谢谢你。你可以走了。再见!”

 

 

 

 

 


评论(23)
热度(195)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