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风一样的爱情故事(上)

收拾文档发现了一个坑。好像没发过吧?

啊,那就发出来吧。

应该是跟 @小笔记织毛衣 和 @豆花糕 聊天时的蛇精病脑洞。



[黄喻] 风一样的爱情故事(上)

 

“哎,王大眼,其实你看错了。”

王杰希正刷他心爱的搪瓷缸,手一抖,差点把缸摔了。

“……我看什么了。”

“你们都觉得,我们队长是个温柔,善良,可爱的男孩纸。”黄少天很严肃,“You are wrong!All of you。”

王杰希掐指一算,回头对一脸菜色的剑圣说,“您让让。”

 

与外表不符,黄少天的中二期出人意料的短暂。

但这不代表他能接受一些奇葩的社会潜规则设定,比如,一定要听经理的话。

“我靠!才不要!接什么代言啊,我又不是张佳乐!”黄少天一个劲摆手,“不要不要,我不要当什么代言人,太可怕了好吗,好吗,什么玩意!审美完全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乡村风格啊!这年头哪有青少年穿西装打领带,不!我拒绝!”他一激动就话唠,一话唠就滔滔不绝,“一,站在一群修车——同学的中年,微笑着比大拇指;二,扶着挖掘机,微笑,比大拇指,我勒个去到底是卖衣服还是bluefly招生广告啊?我初中成绩还不错的求你放过我!”

经理很不高兴。第四赛季,蓝雨战绩平平,好在黄少天风头够劲,十八七岁的小鲜肉,脸颊饱满,未语先笑,深的八岁至八十岁本地半边天们的喜爱,“你也知道队里的情况……”

“我去卖血行吗!行吗!我不要拍这么可怕的广告啊!”黄少天抱头,正嚷嚷,喻文州推门而入,他人气没黄少天高,又是斯文类型,于是逃得一劫,“怎么了?”

“啊!喻——”黄少天把“吊车尾”三个字咽回肚中,“队长。”

“少天不肯接这个代言。”经理说,“一点也不体谅我的苦心!”说着就要掏手帕,喻文州笑了笑,黄少天顿时头皮一紧,该不会是要被算计了吧……就听喻文州柔声道,“少天你先回去休息。”

“好好好。”黄少天撒腿就跑,管你三七二十一,老子走为上策!

忐忑了两三天,经理始终没来找他的麻烦。后来听说喻文州替他接了那个可怕的代言,黄少天都没看去网上搜视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画风有多如魔似幻,出于某种负罪感,他决定对自家的吊车尾手残队长态度温和那么一点点。

所以他中午悄悄溜进了喻文州宿舍,将一个西瓜放到喻文州床边。

“凑近一看长的还有点可爱啊……”黄少天探头探脑,嘟囔道,“哇,白白的。”

午睡中的喻文州眉头舒缓,嘴角动了动,冒出一句呢喃。

……啊,听起来……难道是……

黄少天屏住呼吸,侧耳倾听,少男心砰砰直跳。

“唔,我要……吃鸡腿……”

 

君莫笑:文州呢?

夜雨声烦:你问我,我还想问你,我们队长哪去了?

海无量:你问我,我还想问你,我们队长哪去了?

百花缭乱:你问我,我还想问你,我们队长哪去了?

一枪穿云:你问我,我还想问你,我们队长哪去了?

……

夜雨声烦:去去去你们凑什么热闹,文州是我队长!

君莫笑:你怎么说话呢,文州不是国家队队长啊?

一枪穿云:就是。

百花缭乱:就是。

沐雨澄风:就是。

王不留行:就是。

夜雨声烦:周泽楷王杰希你俩闭嘴!

海无量:哎哟这差别待遇……

夜雨声烦:烦,不跟你们说了!

 

黄少天关机下线,十点了,喻文州还没回来,他有点担心。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除了作为一个控场上去比赛,作为国家队队长的喻文州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比如应付记者啦,安慰翻译啦,禁止叶修抽烟啦,等等。

最善于抓住机会的剑圣大大都不用COS王杰希掐指一算,就嗅到了一丝熟悉又危险的味道。

 

终于,喻文州回来了。

打游戏打到他们这个咖位,宅中的战斗宅,出行当然一人一间,国家报销。但男朋友嘛,情况特殊,黄少天压抑着狂跳的心脏冲一进门就面色阴沉的喻文州招了招手,“啊,文州——”

喻文州扒掉外套,飘进了浴室,水声传来,黄少天抓抓头皮,想,啊,逃不掉了。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喻文州裹着毛巾走出来,烫成粉色的皮肤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热气,“少天,”他严肃地讲着普通话,“我们分手吧。”

黄少天“……”了五秒,“为什么。”

“你是狮子座。”喻文州用那种轻小说的口吻棒读道,“而我,却是风一般的水瓶座。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忘了我吧……”

说罢撇过头去,哦原来今晚是轻小说night啊还好还好,黄少天松口气,轻车熟路地接上台词,“队长,文州,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心,便已经不属于我自己。樱花飘落——”

喻文州冷冷道,“现在是夏天。”

黄少天连忙改口,“你可曾记得繁星闪耀的夏日,你我共同的荣耀?那是第六赛季——”

喻文州的表情开始松动,黄少天继续,“一想到要上赛场比赛,就感到麻烦,想要退缩,但即便是这样的我,也有想守护的东西啊,”他向前一步,做出一个心绞痛捂胸口的动作,“那就是你,我的——”

“不,别说了,我不会听。”喻文州死死抓住毛巾,一脸生无可恋,“必须分手。”

哎?台本不是这样写的啊?一般来说不是来几句樱花飞舞的季节你我相逢在长长的坂道夕阳如驴肉火烧——啊不对,晚霞灿烂那童年的红蜻蜓啊一去不返——就可以过关了吗?黄少天犹豫了一下,选了句更符合中二少年设定的告白,“等拿到冠军,我们就回老家结婚——”

“吧”字还没说出来,喻文州就残忍拒绝了他,“少天,”他含着眼泪,强作欢颜,“你我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啊!”我操终极大杀器都失效了,你也稍微按常理出出牌啊水瓶座!黄少天不看日漫很多年,也就追追海贼火影,喻文州摇了摇头,突然一秒由言情炮灰男二风转成了霸道总裁,“卡妙的官配是米罗。”

黄少天:“……”

喻文州:“你是狮子座,所以……”

黄少天有点崩溃,“官配个什么鬼啊!”

喻文州:“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黄少天:“……”

喻文州邪魅一笑,“曙光女神的宽恕。”

黄少天扶额:“我日原来你今天想玩的是圣斗士COS吗……”

 


评论(32)
热度(294)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