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勇维] 马铃薯之恋(一)

自带abo插件。



晚餐很丰盛,但再丰盛的晚餐也与勇利无缘。

维克多笑吟吟的夹起猪排,“哎呀,”大惊小怪地感叹,“美味啊,可惜——”

勇利皱着眉头的脸像个肉包子,无精打采地搅拌青菜沙拉。“好啦,知道啦。”鼻头汗津津的,塑料眼镜框滑下来,不得不用食指推上去。“哼。”名字发音相同的俄罗斯不良少年甩了甩金色的头发,冰蓝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视机,“喂,为什么没有高达!昨天不是刚刚播了吗!”

“每周只有一集。”勇利解释。

“什么,只有一集吗?”尤里·普利赛提不满地撇撇嘴,“喔,那就打败你好了!”

“跟打败我没关系吧……”打败我,电视台还是每周只播出一集动画片。勇利叹口气,炸猪排的香气慢悠悠地钻进鼻孔,饥肠辘辘,他暗地里捏住肚子柔软的肌肉——假如可以称之为肌肉的话。

“笨蛋!”尤里叫嚷,挥舞着叉子。勇利小心翼翼地挪动座位,避免被叉子戳中。电视节目乱糟糟的,搞笑艺人讲着无趣的老笑话。想起体重和成绩不免令人丧失食欲,“我吃饱了。”

维克多叼着炸猪排,“吃饱了吗?”含含混混的,嘴角沾着米粒,“没吃完呢。”

“吃饱啦。”勇利捏捏肚皮肉,“唉,去洗澡。”


自打回到故乡长谷町后日子就过得乱七八糟。大学念完了,大奖赛失利,调整不好的心理状态,就是所谓的“玻璃心”吧!勇利往身上撩水,附近就剩下自家的温泉旅馆,或许退役了给老爹打工也不错。这么一想未来倒也不算灰暗。可是怎么开口向维克多说明呢?

总之,很丢脸。

如果继续比赛下去也不是不可以。alpha天性争强好胜,勇利觉得自己算不上一个标准的alpha,标准的……应该是格奥尔基·波波维奇那样的,简直写在脸上。因为维克多的出现勇利重燃了信心,也就一丁点儿而已。“说来说去,我真是个没什么自信的家伙。”勇利仰天长叹,“怎么回事,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过下去吗?”

门“哗啦”一想,尤里抱着木盆晃了进来,依旧那副冷淡的漂亮面孔。

“起来。”他冷冰冰地说。

勇利连忙躲到另一边。与其说“害怕”,不如说,这个小家伙需要“容忍”。才十五岁,都没有分化。勇利看到他跳进冒着热气的池子,以后一定是个alpha吧,这样的性格——

“喂。”尤里把毛巾搭到头顶,“看什么看。”

“哦,哈哈。”勇利干笑。没戴眼镜,眼前白茫茫一片,“呃,维克多,他没来吗?”

“他在看节目。”尤里语气软了三分,忽然朝勇利怒吼,“告诉你!”

“请、请说。”

“我不会把维克多让给你的!”

宣示了主权了小孩子用手掌击打出一片水花。朝我喊也没用嘛,勇利急急忙忙爬上池缘,要“霸占”维克多那样的alpha,首先,你要分化成omega才可以吧。


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天快亮了,勇利才恍恍惚惚地进入梦乡。

梦里的尤里长高了,一米九多的样子,不,如果现实社会有高达机器人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高度。巨大的尤里抬起脚掌,轻蔑地将他踩在脚下,维克多在一旁鼓掌。勇利喘不过气来,挣扎着大叫,“放开我!尤里,放开我!”

尤里说,“不放。”声音轰隆隆的,像打雷。

勇利向维克多求救,但维克多笑眯眯地鼓掌,对他的痛苦视而不见。他穿着奇怪的和服,身后绑着一个结,像发条娃娃背后的发条。“救命啊!”勇利大叫,“救命——”

“勇利做噩梦了吗?”

勇利睁开眼睛,胸口压着一个沉重的……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露着一截白皙的脖子,“起床了哦。”

“维克多!”勇利从枕边摸出眼镜,“啊!我迟到了吗?”

“已经八点钟了。”维克多依然趴在他的胸口,小指勾起一缕勇利的黑发,“勇利啊,你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

勇利红了脸,“可能是汗味吧……”

“勇利是alpha吧?”维克多嗅来嗅去,“对吗?”

选手的第二性别是保密的,当然,也可以选择公开。“我是。”勇利懊恼地挠挠发痒的脖子,“很不像吧,哈哈。”

“你的信息素,味道很特别。”维克多露出奇怪的微笑。

“是吗?”勇利自言自语,胳膊被压住了,他拼命回想有没有谁评价过自己的信息素,“……什么味道的?”

“炸猪排饭。”维克多兴高采烈。

“猪、猪排饭?!!!”勇利大惊失色,我是这样的味道吗???

“让人胃口大开的信息素呢。”维克多评价完,脑袋又在他的颈侧动了动,勇利忽然嗅到一丝甜蜜的气味,非要用食物形容的话……

俄国的冰淇淋吧?

“呃,维克多。”勇利觉得身体渐渐发热,干笑道,“你,你是alpha吧。”

“不是啊。”维克多终于舍得爬起来,房门外传来几声狗吠。“我是omega。怎样,不像吧。”

“……”

“是真的哦。”维克托拉开睡衣领口,半转过脸,“看。”

“不不不!”

这怎么可能?我的偶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传说中的天才选手,居然是omega吗?!!!

胜生勇利,遭遇到了人生的又一次重大危机。


不知道有没有(二)的tbc

评论(28)
热度(219)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