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ABO] 知与谁同(十)


七八年前,张佳乐把“乐乐”这个称呼告诉孙哲平,其实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要那个时候孙哲平从善如流地喊了,他百分百会高兴地围着百花的院子跑三圈,再得意洋洋地强迫老孙骑车带他去吃米线,吃一碗付两碗的钱,多加辣椒,再加两个卤蛋。

可惜,充满幻想的时代已经随着时光一往无前地消失了。张佳乐弯着脖子,脑袋夹在手肘里,头发乱七八糟。孙哲平朝他走了两步,“乐乐,”他的语气听起来诚惶诚恐,“是我不对。”

张佳乐摆了摆手,“你走吧。”

“乐乐。”孙哲平又往前走了一步。

“我不行,我对alpha的信息素完全没反应。”张佳乐疲惫极了,“懂了吗,绝症,你让我清静点儿吧……谢谢了啊。”

“什么时候开始的。”孙哲平问。

“别问了行吗?”张佳乐这次抬起了脸,脸上一抹红痕,刚才他的脸蹭到了笔记本电脑的一只角。孙哲平动了动,张佳乐使劲擦着脸,然后换了个比较放松的姿势,继续把头埋进了臂弯里。

这种事真没什么好解释的。Alpha和omega,尤其这个omega还没被标记过,就算不在发情期,靠着信息素的互相引诱也能天雷勾动地火情难自已。在那个会所里不经意撞见张佳乐的时候,孙哲平一瞬间以为自己鼻子出了问题——乐呵呵围观麻将桌的张佳乐完全没有用过抑制剂的迹象,就那样坦然地带着一身甜蜜,大喇喇坐在一群alpha和beta的包围圈里,还兴致高涨地端着一杯颜色花哨的鸡尾酒,时不时抿上一口。

“走吧。”张佳乐打断他的沉思,“我累了。”

孙哲平无声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体贴地关了门廊灯。张佳乐竖着耳朵听着脚步声渐渐远离直到消失,这才长出一口气,兔子一样飞快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遮住脸,汗湿的衣服贴着身体很不舒服,但他实在懒得换了。先睡觉,他闭上眼睛,明天跟老林讲清楚,这事儿害人害己……

由于饥饿、疲累和一点伤心,他很快陷入了睡眠。混沌中鼻尖总有一缕草叶的气味挥之不去。

 

张佳乐抱着几瓶冷饮,走到训练室门口。

夏休期,本来就没有几个队员。留下的几名队员都是昆明本地人,除此之外就是孙哲平。一小群人抢了一上午boss比较累,就趁着刷新的功夫围一起做做手操,顺便聊点小天,交换一些联盟内部的八卦,大部分道听途说,没几个人当真,图个乐子罢了。

“哎,网上吵翻了,说叶秋是女的。”

“瞎扯呢吧,就他……”

“说起来啊,队长,”一个人笑着,“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张佳乐心脏一沉,屏住呼吸,偷听不好,他知道,但这个时候闯进去……虽然孙哲平已经拒绝了他,但他还是希望得到一个更确切的答案。

“没有。”孙哲平斩钉截铁。

“哦……”几名队员面面相觑,胆子大的顺势问起下一个问题,“那队长你喜欢什么样的?”

孙哲平似乎考虑了一阵,“白一点。”

“哦……还有吗?”

“太活泼的不要。”

“这样啊……活泼的不好吗?”不死心地继续追问,“长相呢?”

“太活泼了,很烦。长相么,我喜欢脸圆的,圆一点,可爱。”孙哲平答得很老道,那几名队员微妙地失望了,最后一个人问道,“队长,你觉得副队怎么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佳乐觉得气氛忽然尴尬起来,孙哲平这次停了几秒钟,很快答道,“张佳乐?他很好啊。”

“副队是个omega啊,”一个小队员跃跃欲试,“好少见哦。”

“少见就要爱护,懂吗?”年纪大些的队员说道,然后对孙哲平有意无意道,“副队真挺好的。”

“性格好。”

“长的也很不错啊,白白净净的。”说话人咬重了“白”字,“上次我看见哪个队的来着……就那谁,盯着咱副队好半天呢。”

“操!灭了他啊!”

孙哲平道,“嗯,灭了他。”几个队员又微妙地高兴了,很惋惜地,故意地唉声叹气,“副队就是太活泼了。”

“活泼好啊,难道整天阴着脸很好吗。”

“也是……”

他们聊得兴高采烈,一会儿话题就转到别处去了。张佳乐在门口站了很久,经理路过,看见失魂落魄的他,诧异地走过来,“小张?”

“哦!经理好。”张佳乐回过神,切换出一个笑容,“外面太热了,喝水吗?”他抽出一支绿茶塞过去,“我刚买的,您看,还很冰呢。”

 

后来……后来继续抢BOSS。从黏腻的梦境中醒来,心脏失控般疯狂地跳着。张佳乐发现自己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半边身体硬的发麻。他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抚摸了下巴。他有个挺好的下巴,反正,除非去磨骨,他这辈子是决计没可能变成一张圆脸的。

翻了个身。胸口好似塞了一团稻草,毛刺刺扎得他不舒服。空调嗡嗡响动,张佳乐疲倦地坐起来,嫌弃地闻了闻领口。很多人讲过他的味道特别甜蜜,就像百花开在春风里一样。

他懒散地翻身下床,从地上的背包里摸出换洗的衣服。突然听到“叮”地一声,门开了,阴魂不散的孙哲平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两个袋子,散发出食物的香气。

“还没睡?”孙哲平扬起手,姑且算一个招呼,“正好,吃点东西。”

 


评论(21)
热度(291)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