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 大神、花和男朋友

乐乐生日快乐!

掰个乱七八糟的贺文给你,么么哒~


 

 

“大老爷们过屁的生日!”孙哲平甩开膀子狂点鼠标,张佳乐坐在他身后的床上,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

 

 

 

七月份认识,八月中住到一起,搁一男一女,这就叫干柴烈火,搁一男一男,孙哲平拽开冲着商店橱窗玻璃修整发型的张佳乐,道,“哥们!挤眉瞪眼的,看上哪家姑娘了?”

“孙哲平你这个人就是——”张佳乐把翘起来的一撮头毛压下去,凶狠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斩钉截铁地给一辈子的好兄弟定性,“——低俗。”

“那你看什么啊?”孙哲平也凑过去。玻璃上倒映着他们俩的身影,粉色是那一年的流行色,张佳乐得意洋洋地整一下领子,“哥帅不帅!”

“不。”对于他的自恋,孙哲平永远不屑一顾。

 

 

“老孙,有人喊我大神哎~”张佳乐啪嗒啪嗒跑进来,趴在孙哲平背上,孙哲平光着膀子正在选择硬盘里的“学习资料”,苍老师武老师饭老师,独乐乐不如同乐乐,他把张佳乐从背上拽下来按进身边的椅子,“你喜欢谁啊?”

“啊?”张佳乐解开小辫子,又绑上,一脸茫然,“什么谁啊?”

“这个,这个,和……这个。”孙哲平随手打开一个视频,张佳乐嫌弃地看了一眼,道,“这男的身材真差。”

孙哲平乐了,“女的呢?”

张佳乐背过头,“哥是大神,才不看女的。”

 

 

 

好吧,对于张佳乐,不能讲逻辑。

孙哲平苦恼地等着队友挑选一条牛仔裤,他实在不明白裤子有什么好费脑筋的。

“这个有点长啊……”

“那是你腿短。”

“孙哲平!”张佳乐叫道,“你就会打击我!”

最后他选了一条特别骚包的,腰上绣了一大片花纹的裤子。张佳乐还想给孙哲平也来一条,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张佳乐说,百花战队的队长么,不穿花衣服,就是渎职,放到战争期间,就得法办。

说着,比划了一个砍头的手势,附带“咔嚓”音效,手腕上缠着的一圈檀香珠晃了三晃,孙哲平冷峻,老子纯爷们,又不是小燕子,穿个毛的花衣服。

但你跟燕子差不多啊?南蛮张佳乐托着腮帮子沉思,你看看你,你是北京人吧,从南飞到北……从北飞到南……

所以说,百花副队长一拍桌子,老孙,你他妈就是一小燕子啊!

孙哲平懒得理他,我是小燕子,你是谁,五阿哥吗?

于是大家都笑了。

 

 

 

后来孙哲平经常拿花衣服这个梗逗张佳乐,“大神,今天怎么没穿花裤衩?”

张佳乐有一套奇怪的内裤,上面写着一二三四五六七,正好一天一个颜色,孙哲平很奇怪张佳乐为什么喜欢这种傻了吧唧的东西,乐此不疲地买,堆在宿舍里。而随着他的宿舍越来越挤,张佳乐的头发也越来越长——这中间好像完全没有因果关系,可是张佳乐的头发就是留长了,他还染了个很显眼的酒红色,脑袋后面的马尾巴一晃一晃,经常被叶秋抓住拽一下,气的吱哇乱叫。

“剪短了多舒服啊。”孙哲平不解。

“你懂个屁,这叫艺术。”张佳乐特别认真,他打心底里觉得留长了适合他。即便后来出了一次事故,他还是坚持留着职业联盟男选手中唯一的长发,直到第八赛季复出时才剪掉,被叶秋也叫叶修的荣耀教科书评价,“别人剪就剪了,怎么张佳乐一剪头发,就整的跟挥泪斩情丝一样。”

张佳乐那个时候焦头烂额,所以这个评价他一直都不知道。

幸好幸好。

 

 

 

孙哲平以为他和张佳乐起码能搭档到退役。

但有句老话怎么说的,人算不如天算。

他受伤了,回老家了,没结婚,但也和电竞圈彻底失去了联系。

有些事来得及做,有些事还没来得及做。比如张佳乐嚷嚷着一起过个生日吧!孙哲平说大老爷们不计较这个,其实他是想陪着张佳乐过一次生日的,蠢兮兮地买个蛋糕插蜡烛,许个愿望,唱荒腔走板的happy birthday to you,最后送一份礼物给那个爱臭美的搭档,送啥好呢?

老早就想好了,就送一盆花,大红色的,活泼泼热烈烈,像张佳乐咧着嘴巴大笑,让人心情特别舒畅。

 

 

 

我没来得及陪你做的事,希望有人陪你做。

 

 

 

“哦,过生日啊?”张佳乐的声音被电波过滤,听上去有些失真,“大老爷们,过个屁的生日。”

孙哲平道,“你以前不是很想让我陪你过生日的?”

“哎,我就想想。”张佳乐不以为意,“都一个人过了十来年了……又不是小孩儿,谁还惦记着吃蛋糕啊。”

孙哲平顿了顿,“你一个人?”

“是啊。”张佳乐理所应当地说道,“哥这么帅气耀眼,凡人怎么配得上哥?都跪安吧。”

他没谈过女朋友,虽然经常受到粉丝的情书,礼物和花束,也有热情的女孩追到战队来求交往,这么多年了张佳乐始终一个人形单影只,打着他的网游,有人陪就去吃火锅,没人陪就吃米线,他觉得特别惬意,孙哲平觉得特别不对劲。

“送你头绳那妹子呢?”

说的是有次比赛,百花主场,张佳乐打得太嗨,不知怎么的头绳断了。披头散发地从场地这头走到那头,连队友带观众都笑了。他没带第二条头绳,一个妹子脸红红地把自己的丢给他,粉色的,张佳乐居然就那么绑了起来,全场狼嚎四起。之后那个妹子经常来战队了,在后来孙哲平离开了百花,看得出那女孩喜欢张佳乐,可是……

“她后来就不来了啊,我都把头绳还给她了。”

 

 

第十赛季的四月初,孙哲平喊着张佳乐,来西湖边谈人生。

确实得谈一谈,他想,坐在湖边看人潮汹涌。张佳乐对江南美景毫无兴趣,他是云南人,更喜欢去香格里拉哪里爬爬山,顺便喊几嗓子什么的。

“哎,你看,那个妹子的腿真好看。”孙哲平见谈不了人生,就谈姑娘,杭州的姑娘们特别喜欢黑丝,满街黑丝看的人心神荡漾,张佳乐兴致缺缺,答非所问,“我好困啊。”

“那个呢?”孙哲平戳他。

张佳乐被迫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哦。”

“哦”是哪个意思,孙哲平看着他利索的短发,突然觉得特别不适应,“过情人节收到几块巧克力啊?”他问。

“嗐,”张佳乐撇嘴,“就我这名声……谁给我?你给不?”

他复出后人气大不如前,孙哲平抿了抿嘴,“我送你。”

“谢谢。”张佳乐道,打开第二个小游戏,这时一个姑娘飘过去,她奇怪地看着这两个挤在一起打游戏的男人。孙哲平终于忍不住了,清了清嗓子,“我说,乐乐。”

“哎。”张佳乐答的爽快,“要吃饭了吗?”

“你不喜欢女孩子啊?”

“我去!”张佳乐愤怒了,“你怎么能诋毁我呢?”他把小游戏关上,“虽然……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他上下打量孙哲平,“可是我也没有男朋友啊?!”

孙哲平特别淡定,他琢磨这事儿都琢磨好几年了,“我也没有。”

“那不就得了。”张佳乐愉快起来,“我们是一对老光棍!”他晃晃脑袋,“彼此彼此,哈哈。”

 

 

十二

 

第一次发薪水时,张佳乐买了一双露指皮手套。

“帅吧!”他张牙舞爪地扑向孙哲平,“哥是不是特别酷!”

“还行。”孙哲平把他从怀里拨拉出去,那个时候还没有“玩枪系的脸都好”的荣耀传说,他只是觉得张佳乐长的真挺不错,人偶尔傻了点,但眼睛黑亮亮的,小伙儿要多精神就多精神。

张佳乐沾沾自喜,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摆POSE,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自个儿很棒,所以后来练了个小号都叫“浅花迷人”,迷人,不过要迷住谁,那个时候,他心里还没个谱。

 

九年过去了,张佳乐坐在和煦的阳光下,游人熙熙攘攘地从他面前经过,鸟语花香,肯德基和星巴克,还有一个孙哲平,试图和他进行精神上的沟通。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孙哲平伸了个懒腰,“张佳乐。”

“哎。”弹药专家发射出一枚愤怒的小鸟,“饿了吗?”

“你当我男朋友怎么样。”

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也没什么特别吃惊的,行啊,张佳乐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可是答得太迅速了就显得不矜持,太迫切了掉价,他想起哪个妹子说过的话,斟酌了两秒侧过脸,“你银行卡密码告诉我吗?”

“告诉。”

“哦。那你觉得我帅吗?”

“帅。”

真好,张佳乐把小鸟一股脑弹射出去。恍恍惚惚的春光忽然变得亮堂了,他美滋滋地转了下脖子,“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完—

 

 


评论(28)
热度(672)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