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ABO] 知与谁同(十四)

我们算什么关系。

——多莫名其妙的无聊问题,但孙哲平就是有这样一种本领,能够一语中的,精确地戳中张佳乐的软肋。

蝉鸣嘈杂,整点新闻开始新一轮自说自话,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似乎每次播报的内容都是相同的。孙哲平很有耐心地给紫砂壶满上水,搁在小茶几上,然后就一动不动地垮着肩膀,等待着张佳乐的答案。

“这个……有点复杂。”

“没事,你又不肯吃饭,那我们聊一聊好了。”孙哲平耸耸肩,拿起茶壶灌了一口,然后又是一口。

少他妈来这套。张佳乐满心窝火却找不到发泄的理由,憋着一口气无力吐槽的郁闷感令他想起了两人最初搭档的那段日子,因为差劲透顶的节奏感,孙哲平常常气的张佳乐“哐当”摔了键盘。

“你他妈——怎么搞的!”中气十足,刚结束了变声期,十八岁的张佳乐嗓子还带着沙哑,“我操!我就没见过这么傻逼的控场!”

“傻逼说谁呢。”孙哲平瞟他一眼,点起一颗烟,缓缓吸了一口。

“说你呢!”张佳乐把键盘推回去,突然发现着了道,跳起来勃然大怒,“孙哲平!你算计我!”

“给你个套,自己拼命往里钻,怪我啊?”孙哲平斜眼一瞥,嘴角含着一点笑意,张佳乐一张脸由白转红,“过分!欺负人!要——”

“行了行了,坐下。”孙哲平一挥手,空气里有烟的味道和一丝青草的气息,张佳乐讪讪地摸摸鼻子,“以后不许诳我。”

“诳你?你还用得着诳?”孙哲平轻蔑一笑,忽地收了嘲讽,换上一副严肃表情,“张佳乐,你知道狗熊他妈是怎么死的吗?”

张佳乐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狗熊他妈……”

“对。好好想一想,动动脑子。”孙哲平继续严肃。

“……狗熊他妈?”张佳乐喃喃重复,思索许久,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望向孙哲平,“可是,大孙,谁是狗熊啊?”

“你呗。”孙哲平哈哈大笑,伸手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张佳乐你这人怎么这么逗呢?狗熊是谁……明儿哥哥就带你去动物园哈,看狗熊他妈是怎么笨死的。”

 

过去的记忆总是经过了时间的美化——就如同十八岁的孙哲平,年轻的脸,额角柔软,虽然已经人高马大,可面相犹然是个少年。现在的孙哲平和那个时候的孙哲平已经有了相当大的不同,他完全成熟了,坐在那里,好像山一样沉沉有巨大的压迫感。

张佳乐艰难地吸了口气,“孙哲平,”他缓缓道,按捺住狂跳的心脏,“自打你退役后,我们有几年没见了?”

这个问题他其实自己早就计算过,第五赛季结束后孙哲平退役,一直到第十赛季霸图和义斩的常规赛,两个人才算真正有了第二次握手的机会。只不过孙哲平没有出现在义斩的队伍里,他就是这样我行我素的性格,不乐意做,就是不乐意,谁也奈何不得。

孙哲平的背明显挺直了,“说这些干什么,”他顿了顿,“五赛季之后……可能,得有四五年吧。”

“对。”张佳乐苦笑了一声,“那我们相处——我是说,认识后,搭档,在联赛里……一共有几年?”

孙哲平没有嘲讽他学文艺青年没事儿搞怀旧风,事实上如果两个人里选一个文青,那一定会是孙哲平,毫无悬念。“也是四五年吧,”新闻里,画面中出现了一只可爱的狗,追逐着自己的尾巴转圈,“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满打满算吧,相处四年半,可是你退役后,差不多五年都没有再同我联系过。”张佳乐道。

“嗯。”

“一般来说,消失好几年又突然联系,不是借钱就是结婚。”

孙哲平“哈”了一声,“挺有哲理,可我没找你借钱,”他把电视机关上,“我也没闲的结婚还通知你随份子。”

“谢谢,这下我安心了。”张佳乐道。

两人陷入了沉默。没有人说话,没了新闻做背景音,蝉鸣放大了无数倍,求偶的昆虫,振翅摩擦出异常刺耳的噪声。在聒噪的爱之歌里各怀鬼胎不太符合张佳乐的一贯作风,他懒得再去考虑孙哲平的想法,“我其实来过北京,一次。”说着下意识抓住胳膊,“——不是比赛,差不过也是这个时间。”

“是吗。”孙哲平道。

“北京真热啊,我站在天安门广场,看着国旗,有许多人快乐地和旗杆合影,我就站在那里看着,看着,阳光要把我晒晕了……我这辈子都没那样长时间地站在太阳下面。”张佳乐笑了笑,“那是五年前,你退役回家,电话不接,短信不回,QQ没有动静,我担心的要命。”他声音轻的像一片羽毛,几乎湮没在知了的歇斯底里中,“我就——一厢情愿地来找你了。”

他记得很清楚,茫茫然行走在陌生的城市中,明明脚下的人行道花砖被烈日晒得滚烫,他脚底却升腾起一种彻骨的寒冷。

孙哲平消失了。

“我以为我们当了几年搭档,怎么说,也算朋友。不算好朋友的话,一般的朋友总能称得上吧。”张佳乐道,“可是你换了手机号码,换了一切联系方式,你人间蒸发了无影无踪——”

“结果你他妈现在好意思来问我‘咱们什么关系’?!”他抓着胸口,“孙哲平,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让我不得不认为,你和我,不,是你单方面的不想再和我发生任何关系。谢谢你带我去医院,”张佳乐站起来,“不过我不在乎有没有发情期。哥耽误的时间够多了——就这样吧。”

 

 

 

 

 

 

                            


评论(27)
热度(336)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