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知与谁同] 二十六


 

张佳乐在医院里又躺了三天才被医生点头答应放行。

“没什么大问题……”他对家里的询问撒了个谎,“流感,最近抵抗力低,哎,今天就出院了,行行行,我知道,我抓紧时间行了吧?嗯,你们也注意哈……拜拜。”

“好了?”孙哲平道,提着一个网兜,装着脸盆肥皂什么的,张佳乐有些不自在,“麻烦你了啊……”

对于他的客气话,孙哲平没接茬。张佳乐穿上鞋,蔫头蔫脑地跟在后面走出去。路过护士站,小护士笑眯眯地冲他招招手,“喂,加油啊~”

“加什么油,我加油也没用。”张佳乐嘟囔,孙哲平觉得他是在用废话转移尴尬,可他自己也没好办法来消除二人之间挥之不去的生硬气氛,最后走到一楼大厅,张佳乐看了看外面的天,喃喃道,“真热呀。”

 

 

这几天,孙哲平每天都来医院探视,给他带吃的,换洗衣服,甚至还有一台PSP。也不做多停留,站站就走,不给张佳乐造成心理压力。小护士对于孙哲平的无微不至大加赞扬,换药时经常撺掇,“从了呗?看人家多把你放心上啊?”

张佳乐听了就长吁短叹,道,“你不知道他这个人……他对谁都特好,可好了,不光我一个呢,甭瞎想。”

小护士直撇嘴,“他要真对谁都这么温柔体贴,干脆替他申请感动中国好了。”

张佳乐点头表示同意,心里翻来覆去琢磨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对于他的前搭档,他委实束手无策。

这次来北京,就是一个没头没脑的错误。他来干嘛呢,热的要命,挤得要死。从莫名其妙遇到王杰希他就应该察觉到他掉进了一个阴谋的陷阱,什么钟少,估计老林也是上当受骗,怎么好死不死地就介绍了一个会跟孙哲平有关系的家伙呢?也许有钱人都是一个圈儿的,张佳乐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墙角,既然那什么钟少是有钱人,楼冠宁是有钱人,有钱人自然认识有钱人……

可这又跟孙哲平有什么关系。

张佳乐翻了个身,陷入了新一轮的死循环。

出院前一天,孙哲平来到病房,提着一饭盒葡萄。

“自家种的,没污染。”他打开盒盖,紫莹莹的葡萄每一颗都有拇指的指头那么大,张佳乐默默吃了一颗,孙哲平的眼神紧紧黏在他的脸上,害得他不得不吞下了葡萄皮。

“甜吗?”

“甜。”张佳乐顺了顺气,“那个……你家还有院子啊,呵呵。”

“我父母家。天井里种的。”本地人回答这种问题总是特别有底气。

“真好,真好。”张佳乐屏住呼吸转动脖子,喉咙里有种酸涩感,他吃不准是不是葡萄皮卡在嗓子眼儿里了,于是重复了几遍“真好”,直到孙哲平提出了一个他不愿面对的话题。

“听说,你明天出院。”

“嗯,好了……暂时好了。”

“还有后续治疗吧。”

张佳乐不自然地别过目光,“是啊,大概一个月左右。”

“那你准备怎么办?”

“回青岛吧。我医保卡也没带,出去之后,哦不,出院之后,嗯……”

再怎么不想面对,装着忘记,发生过就是发生过——草叶一样的气息相当微弱,估计孙哲平来之前喷了一整瓶抑制剂,但就算这么几不可闻的信息素仍然让张佳乐想到那天夜里,孙哲平结实的身体压住他的重量,喷在脸上的灼热呼吸,亲吻……

我了个大槽。

孙哲平好像没察觉到张佳乐的异样,很平淡地提出建议,“你住我那吧。”

“那怎么行,这不好。”张佳乐条件反射地立即反对。

“没事儿,我不会碰你了。”孙哲平道。

“这个,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哪个问题?”孙哲平笑笑,“好歹咱们也是前同事,这点忙还不帮吗?”

前搭档,前同事,前队友,前……如果要定义头衔,大概他脑袋上会插满“前”开头的标签。是啊,“前”——“都过去了,不是吗?”他慢慢道,“我保证,不会碰你一下。”

“你不用担心。”

孙哲平的左手重新包扎过,新绷带白的刺目。张佳乐盯着那只蜷起的左手发了半天呆,“嗯……”

“你要是真不愿意,住外面也行。住宿费我负责。”

“啊,不用!”张佳乐回过神来,“那怎么好意思……”

“我的错。”孙哲平言简意赅。

“算了,浪费。”一袋药水马上打完了,这是倒数第二袋,嘴里甜的发苦,也许孙家院子结出来的葡萄就是这种味道,张佳乐闭了闭眼,“那就,麻烦你了。”

 

                                      

吃点东西,继续搞……


评论(22)
热度(301)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