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ABO] 知与谁同(三十四)

 

张佳乐直接“嗯”了一声,习惯性的。“嗯”完了才反应过来孙哲平那句话翻译成全国通用的意思等于谈恋爱,或者无耻一点,你情我愿耍流氓——他大脑放空,靴子趴在他的怀里,微微打着呼噜,奇妙的共鸣令张佳乐失神几秒,然后慢慢张开嘴,调整了一下表情,“啊……”

“你可以想一想。”孙哲平很严肃,却又很洒脱地说道,“不着急。”

“哦。”张佳乐把衣服下摆拉下来盖住小腹。一只猫崽吃饱了,闭着眼跌跌撞撞,艰难跋涉几步,一头撞在孙哲平的胳膊上。孙哲平用拇指按了按它的小脑袋,“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们约法三章。”

“第一,你可以打我,但不许使拳头,可以用脚踹。”孙哲平摸了下隐隐作痛的肋下,咧开嘴,“第二,你想甩我,随意。任何理由都可以,我不纠缠。第三……我不会擅自标记你,但我是假如你同意和我处对象,必须以这个为最终目标和前提。”

张佳乐脑袋里像刮了一场台风,孙哲平说一句,他都以一个“嗯”作为回答。“你觉得怎么样?”孙哲平道,“其他的,一切随便。”

“我可以甩你……这什么意思?”张佳乐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道。

“什么意思?”小猫被孙哲平捂在掌心里,发出一阵又一阵细软的叫声。靴子不满地咬着主人的拇指,似乎在表示抗议。孙哲平揉了揉猫儿的耳根,“意思就是,只要你愿意,我就会一直跟你处下去。”

“那我现在可以甩了你吗。”张佳乐道。

孙哲平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做出了回答,“可以。”

张佳乐吁了口气,往旁边挪了挪身体,靴子不满地斜眼看他,听到游戏的电子音效,伸出爪子,试探触碰了一下。

“新换的?”孙哲平道。

“嗯。”

“最新款?”

张佳乐摇了摇头。屡屡通关失败令他很是烦躁,孙哲平靠过来,人体散发出的热量蒸腾了汗水,挥发出的荷尔蒙气味微妙地使人浑身发热——他搔了搔头发,“刚才我是开玩笑。”

孙哲平既不惊讶也不惊喜,就点点头,“懂。”

懂个屁,张佳乐关上游戏,打开浏览器登陆荣耀官方论坛。满满的口水仗,粉丝们掐的热火朝天,随意点开几个帖子,看了没几行,身边却传来一阵低沉的呼噜。

孙哲平睡着了,靠着枕头,半张着嘴。这幅模样一点也不狂霸酷叼,张佳乐有种恶作剧的冲动,拍下来,发帖丢到论坛。不过现在孙哲平也不怎么红,第一狂剑的称号早就被于锋取而代之,义斩的排名不高,前大神的名头再怎么响亮也于事无补。于是他打消了拍照的念头,心不在焉地翻看了几个技术贴,忽然肩头一沉,孙哲平的脑袋压在他的肩膀上,睡得天昏地暗,无知无觉。

这几天他肯定很累,照顾一个病患,窝在狭小的躺椅里打盹,估计还时不时起来摸摸头测体温喂个药什么的。张佳乐像中了一发僵直弹,举着手机,一动不动。他遗忘了发烧时发生过的全部事情,有没有胡言乱语,嚎啕大哭,抱着孙哲平胳膊不撒手,不吃药必须要哄。但他清楚地记得在那之前,在炎热的夜里,胡同的路口,昏黄灯光下他趴在孙哲平的背上,像被小情人甩了的初中生一样痛不欲生。一碰到这个前搭档他就格外容易激动,一激动就不得不犯蠢,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傻气的连借口都找不到。

“喂,”张佳乐小幅度地耸耸肩,试图唤醒酣然入梦的孙哲平,“别睡了。”

姿势不对,孙哲平痛苦地皱起眉头,“嗯”了一声,张佳乐半边膀子发麻,缓缓抬起胳膊,拍拍那张可恶的睡脸,“醒醒——”

“啊!我靠!”孙哲平好像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晃了一下,身体前倾,差点脸朝下趴进一窝小猫里,靴子愤怒地瞪向张佳乐,然后叼起一只猫崽,轻捷地跃下床去,甩着尾巴跑走了。

“……别走。”张佳乐目瞪口呆,靴子周而复始,叼走了所有的小猫。孙哲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揉脖子,道,“吃饱了容易犯困,睡着了。”

“嗯。”

“肩膀疼?”

“没事。”

“那我再睡一会儿,你也躺着吧。”孙哲平哈欠不断,“别等了,一会儿它会回来的。猫就这样,搬来搬去……”闭着眼睛用脚勾住拖鞋,胡乱套上一只,张佳乐扭过头看他,“你去哪?”

“睡觉。去我那屋。”

“你在这睡吧。”差不多是一瞬间做出的决定,张佳乐下定决心,伸手拽住那件皱巴巴的汗衫,“……我,我们处吧。”

 

 

 

 

没品番外

大孙:你同意了?

乐乐:姑且算是……同意吧。

大孙:好。给我生闺女吧!(脱裤子

乐乐:孙哲平你大爷的!

评论(68)
热度(379)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