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小广告系列

趁着还有网发发小广告。


预售

江波涛X周泽楷 《心经》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41576

黄少天X喻文州 《阑珊》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77021


湾家运回

黄少天X喻文州 《画地为牢》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291072057

双花 《粉色的龙与血色骑士》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

盘点2014

掉进全职圈后好像写了不少(。

年末了,做个盘点。

按CP来。


韩叶

1、胜负

一个耍流氓的ABO。

地址: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c7311e

2、阿要辣油啊?

当时没料到老叶居然是北京爷们儿,掐指算半天我以为他是南京人(。

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14d8787

3、北溟

写了个开头,新番外出来了。怕被打脸就没继续……明年慢慢填。

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16c1acf

4、狐说

中心思想是叶大仙儿和...

[乔王][ABO] 晴丝(试阅)

《标记之后》的其中一个番外的一部分,当做试阅吧。


晴丝


好景艳阳天,

万紫千红尽开遍。

满雕栏宝砌,云簇霞鲜。


暮春时节,方士谦遇到了一个年轻人。

起初他也没多加留意,乔一帆来自国内,三十岁出头的模样,还带着点羞涩和腼腆,脸上没有商人常见的油滑,举止安静。方士谦同他打招呼,自我介绍一番,然后说,“第一次来啊?”

乔一帆愣了一下,“啊……嗯,是,第一次。”

这对应未免也太实在了,方士谦笑,“听您口音,北方人吧?”

乔一帆回以一个局促的微笑,褐色的眼睛目光游移,“对,我是……北方人。”

“具体哪儿的啊?”方士谦见的人多了,这个老实

[乔王][ABO] 标记之后(尾声)

后来,王杰希在黄少天牵头组织的退役选手群里是这样解释的,“方便上户口。”

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事了拂衣去,不带走天边一片云彩。黄少天刷了一屏欢快的波浪线,“上次我说的那个基金你买不买啊?买不买啊?买不买啊?”

买买买,王杰希说。

买买买就对了!黄少天又刷了一屏邓布利多摇头.gif,最后深沉地说,人一生的乐趣由三部分组成,买买买,吃吃吃,生生生。

“我呸你俗不俗。”叶修冒泡,“三俗!黄色!文州出长差憋得你难受。”

“你们总局真是不要脸,拿个O当A使唤。”黄少天针锋相对,“无耻!没下限!叶不羞!”

“哥是竞技中心的好吗,躺枪。”叶修发了个叼烟表情,“你干嘛不去替你媳妇上班?”

“我靠...

[乔王][ABO] 标记之后(三十)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呢。

王杰希一张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静音的电视广告犹如夸张的默剧,冲动逝去,他难得地结巴了。

“我……我去洗澡。”

“我换了新的沐浴液和洗发水,小心不要弄混。”乔一帆温声细语,“前辈,小心地板滑。”

王杰希道,“知道了。”

他关上了浴室门,洗手台镜子中的自己面红耳赤,形容狼狈,毫无素日的冷静犀利。头脑一热,居然干了这么丢人的事!他拧开水龙头冲了把脸,这时乔一帆的声音响起,“前辈。”

王杰希尴尬地沉默了。

“我今天,不走了。”乔一帆清了清嗓子,“你慢慢洗,需要帮忙的话,叫我。”

那天晚上他真的没有离开。王杰希躺在床上习惯性地双手紧握,身后有人体的温度贴...

[乔王][ABO] 标记之后(二十九)

其后几天王杰希的情绪一直阴晴不定,乔一帆陪他去做了一次例行检查,那医生第一次见乔一帆,“哦,你是他的A?”

“……算,算是吧。”乔一帆对着白大褂诚惶诚恐,“他怎么样?”

“不错。”

乔一帆松了口气,趁着王杰希没注意,压低了嗓门说,“是不是,会一直心情不好啊?”

“啊?”医生抬眼,目光锐利如刀,“可能吧,个人体质问题。”

“哎,我就说,他最近一阵子都,都很不高兴。”乔一帆抓了抓脸,医生说,“你是A嘛,可以用你的信息素安慰他——O一般比较敏感脆弱……啊,不过也不是那么肯定了,你们可以谈一谈。”

“小乔?”王杰希严肃地瞪过来,大小眼看得乔一帆一哆嗦,“我,我来了!”他急急忙忙跑过去,“包...

[乔王][ABO] 标记之后(二十八)

送王杰希回到家,乔一帆又迅速去厨房做了饭。

“做的不是很好吃,以后我带饭来,我家的厨师手艺还不错的,你想吃什么,发短信给我。”他说,把碗和筷子摆放整齐。

“昨天,你是不是碰到我同事了。”王杰希喝了口汤,皱眉问道。

“嗯……是啊,他告诉我,你,……嗯。”乔一帆坐着发了会儿楞,王杰希放下碗,“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用,”乔一帆笑笑,“没关系,他也没说错,孩子确实是我的嘛……”他说话的时候抱着手,很冷似的,“我想跟你谈谈,不是抚养权的问题,你想要抚养权,我不同你争。”

“谈什么?”

乔一帆犹豫了一下,“我想,虽然我们分手了,但孩子……我是有责任的。以前在微草,你常常说,要做个负责任的人...

[乔王][ABO] 标记之后(二十七)

乔一帆买了辆新车,王杰希愣了下,但也没说什么。乔一帆递过来一瓶果汁,然后一言不发地发动车子,过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忽然憋不住似的,说,“呃……我觉得这款,挺好的,所以……”

“是挺好的。”王杰希点头,跟他一模一样的黑色大众迈腾,挡风玻璃前摆了一对小熊,一只穿蓝色上衣,一只穿粉色上衣,“我……我妈妈买的,她喜欢。”乔一帆见他盯着那对小熊看,弱弱解释,王杰希说,“挺好的啊。”

“嗯,对,是挺好的。”乔一帆叹了口气,他嗓音沙哑,两眼红肿,王杰希道,“你不必这样。”

乔一帆盯着前面的汽车屁股,“……我没……我就是,顺路。明天就不来了。”

一路无话,到了王杰希那派出所附近的街口,王杰希敲敲玻璃,“...

[乔王][ABO] 标记之后(二十六)

分手了不就是要拉黑咩~


乔一帆签完字,扔下协议泪奔而去。

王杰希在阳光中坐了很久,直到日头西斜,才捡起那份沾着泪水的文件。“乔一帆”三个字歪七扭八,笔迹抖动纠结,犹如一团解不开的线。


从医院出来后,王杰希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倒头睡了半天。

醒来后,天幕沉沉,万家灯火,汽车轰鸣,人声嘈嘈,他坐在黑暗冰冷的空气中,想起医生的警告,恍若大梦一场。

——孩子。

可能是……六月份吧,他记得自己被医生逼问,头脑一片空白。

“可能”是什么意思,医生笔尖点着病历,你的alpha呢?

乔一帆吗?脚步像踩着棉花,他坐在湿冷的云端遥望地面,我没有alpha,王...

[乔王][ABO] 标记之后(二十五)

门铃响了。

王杰希揉了揉额头,他在做任务。这个号练的很慢,多少年过去,他又体会了一把从头练级的缓慢,却不失享受,令他回想起当年背着书包消磨在网吧的无数个夜晚。

“快递放外面就行。”把腿上的薄毯拽了拽,王杰希喊了一声。

去年刚开的新区人满为患,王杰希操纵着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穿过人群沿主城大道缓慢飞行,寻找修理装备的NPC。他现在基本不玩PVP,就溜达着清任务看风景。但架不住PVP党PK成风,看风景的途中经常被拦住寻衅滋事,王杰希一般淡然应对,打几下就跑,绝对不纠缠。

帮会频道刷屏似的滚动,国庆长假最后一天,死宅们热情丝毫不减,王杰希看了几眼,挺好玩,几个人抱怨被蓝雨阁的人杀了,说要报仇雪恨...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