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 最后一锅(五)

张佳乐抓耳挠腮,“不用了——呃。”打了个嗝,孙哲平捞了一筷子蘑菇,“吃饱了啊。”耷拉着眼皮,爱答不理的样子。

他们北京人的习性,忘了谁吐槽的,不过张佳乐横竖认识的那几个帝都本地的爷们,都喜欢这么半合着眼睛,跟没睡醒似的。“真没睡醒。”叶修有次澄清,“通宵了,一整宿没干别的,净跟黄少天胡咧咧了。”

黄少天大怒,“我在竞技场等了你半夜!”

叶修可能偷偷玩小号。让他彻底戒除荣耀根本不可能。孙哲平应该没叶修那么狂热,他有别的事儿要做呢,如今游戏对于他来说,就好像中学生的课外活动一样。

也可能,那叫什么来着,“情怀。”

“没,还好,还好。”张佳乐拍拍肚子。盛夏的江南宛如蒸笼,他看到外面走进来的...

[双花] 最后一锅(四)

“没事没事!哈哈。”张佳乐也不知道哈哈个什么劲儿,这家火锅店人均一百八,就算他吃十人份,对孙哲平的钱包都是毛毛雨。搞音乐的花头多,他又开始了丰富的脑补,牙啃键盘……不是,牙啃吉他,摔吉他,气氛嗨到爆炸,台上台下一起高喊:“666666!”

“你在哪唱歌啊?”张佳乐闷头嚼毛肚,问。

“在家。”孙哲平道。

“哦……哈哈,在家啊,挺好的。”压根就不是个正经人。张佳乐放弃了,他不听摇滚,这个话题唐昊应该擅长。唐昊十来岁的时候特别中二,喜欢穿大毛毛领的衣服,戴墨镜,拍了不少黑历史照片。张佳乐一五一十地留着,他留了很多百花时代的旧东西,好像留着它们,他总有一天还能回到过去。

“林敬言在上海?”孙哲...

[双花] 最后一锅(三)

张佳乐留头发是在进入职业圈之前。起初是因为懒,后来留长了,自我感觉不错,就如此这般地留了起来。期间少不了孙哲平推波助澜。他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夏季的夜晚,洗过澡,走出浴室,孙哲平单手操作鼠标,另一只手抓着花露水的玻璃瓶,很随便地撒了一腿。

“你干嘛呢?”

“公会抢BOSS,上小号帮他们个忙。”

孙哲平露齿一笑,他平时笑起来总好像在嘲讽什么。张佳乐爱死了他这样挑着嘴角的笑容。他手忙脚乱地擦拭头发,“诶,老孙你等我会儿哈——”结果头发还没擦干,肩膀就被搂住了。孙哲平前胸热乎乎地紧贴他的后背,呼气钻进张佳乐的耳朵里,特别痒。

“你干嘛啊,滚滚滚,抢不着BOSS我宰了你!”

“抢完了。”

“哦...

[双花] 最后一锅(二)

摇滚——掷地有声,张佳乐惊了,差点把牛蛙骨头咽下去。

当无法形容心情的时候,就爆粗口吧。张佳乐说,“我操!”纯感叹,发自内心,不含任何歧义,“牛……牛逼。”

孙哲平谦逊地报之一笑,张佳乐看在眼中,觉得老孙的形象更光芒万丈了。

“厉害了。”他捞出最后一块牛蛙,敬畏地注视着孙哲平把一盘子毛肚全部倒进锅里。

作为一个游戏宅男,张佳乐即便听歌,也是动画歌曲。他的年纪如今也只能听听十几年前的老歌,“怀旧金曲”级别。通俗音乐的水平仅局限于街边小店的背景口水歌和春节晚会,至于摇滚,张佳乐吭吭唧唧地把脑海中的历届春晚梳理了一遍,终于捞出一首,然后打量孙哲平的眼神由敬畏变为怜悯,由怜悯升级为悲怆。孙哲平...

[双花] 最后一锅(一)

上次的段子,展开写一下。


[双花] 最后一锅


吃火锅,不背锅。

张佳乐小时候写作文,《我的理想》,别的小朋友写清华北大出将入相,只有他老老实实地展望未来,“我想开手扶拖拉机。”

然后被老师批了个狗血淋头,差点叫了家长。

其实,挨批评这事,既不怪张佳乐,也不能怪老师。老师也是为了他好,风气使然。就好比一九三零年代的青年们观看《雷雨》,被四凤的爱情悲剧所感染,怒而反封建反压迫,但到了新千年,青年们看到周冲触电,就只会一头雾水地哈哈大笑。张佳乐的理想生不逢时,搁现在就好多了,提倡素质教育讲真话,抒发最真实的感情。开手扶拖拉机怎么了,就不许...

[双花] 黄金时代

大家好我诈个尸。

看了全职的动画……哇啊感动!

写个小段子。


黄金时代


高原的天空无疑有些不同。下午三点,孙哲平摘下墨镜,站在熙攘的人流中,等待绿灯亮起的一刻。

忽然背后被拍了一掌,“孙哲平!”有个熟悉的声音兴奋地喊道,“喂,你是老孙吧!”

孙哲平回头,“哟,张佳乐。”


“哎呀,人真多哪。”张佳乐背着双肩包,像个大学生,“我他妈在飞机场一下来,光排队等行李吧……哦不对,我没带行李。”说着不好意思地挠头,“诶,你来干什么?”

绿灯行,红灯停,“我来办点事儿。”孙哲平左右看看,“别跟这儿站着了,好容易碰到一次,找个地方坐下聊几句吧。”

人就是多,可不是嘛,七月初,...

[双花] 春城(一)

有感而发挖个坑,不一定填(。

明天就要进入横断山脉啦啊啊啊有点紧张> <


平心而论,与文艺青年和银镯少女梦中遥远的彼方相比,昆明并不算是个特别文艺而小清新的城市。它具备北方方言区市民生活的一切特质,当然也少不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老火车站——孙哲平摇开车窗,一个黝黑的女孩子提着长裙跑过去,奋力追赶一辆公交车,几个警察站在路边为旅客指路,“一直走下去。”他听到警察这样说,手比划着,“这一条路都叫站前街……是的,往前走。”

手机震了一下,“喂。”孙哲平粗着嗓子接起,“到了吗?”

张佳乐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嘈杂之中,听不太清楚,“啊……对……等等。”

“我就在路边。”孙...

小广告系列

趁着还有网发发小广告。


预售

江波涛X周泽楷 《心经》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41576

黄少天X喻文州 《阑珊》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77021


湾家运回

黄少天X喻文州 《画地为牢》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291072057

双花 《粉色的龙与血色骑士》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

[双花] 旧友

“不是说不用麻烦了吗——”

“就吃个饭。”

张佳乐说,“哦,也是。”他剪了头发,看起来精神又活泼,眼神却透着茫然。孙哲平掐灭烟头,说,“上来吧。”


冬天没什么好吃的,左右不过去吃火锅。孙哲平开车,在路上堵了一小会儿,等到了火锅店,已经快九点半了。

“随便点。”他把油腻腻的菜单推给张佳乐。张佳乐裹着羽绒服,领子一直顶到鼻子。火锅店里人声鼎沸,暖气开得十足,孙哲平说,“有这么冷吗你?”

“还行。”张佳乐说,“你不吃辣吧——哎,我都忘了,你是不吃辣吧?”

“无所谓。”孙哲平点了支烟,想了想,又按灭了。张佳乐眉头紧皱,捏着根铅笔犹豫,他有点选择恐惧症,“你吃豆腐吗?”

“...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