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小广告系列

趁着还有网发发小广告。


预售

江波涛X周泽楷 《心经》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41576

黄少天X喻文州 《阑珊》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429477021


湾家运回

黄少天X喻文州 《画地为牢》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291072057

双花 《粉色的龙与血色骑士》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

[江周] 心经(完)

切煞侬,爱煞侬,欢喜侬。

起初,江波涛是听不懂的。方明华教育杜明,喜欢就去追呀,追小囡哪有那么难,打电话,直列了当告诉她,“切煞侬爱煞侬,不就OK啦。”

杜明扭捏,红着脸在空调房里汗流浃背,江波涛打趣道,“切煞侬——气死你?”

“哪有啦,是‘喜欢你’的意思。”吴启一本正经地解释,用手肘撞了杜明一下,“还不快照方哥说的做!”

“不行不行。”杜明掩面,“我,我肚子疼……”

江波涛笑着解围,“行了行了,训练时间到,走走走,小明你肚子疼就先去找队医吧,有事请假。”

杜明投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连忙逃也似的溜走了。

“你帮他做啥啦,让他去搞个白,比登天还难。”方明华直叹气,“切煞侬,爱煞侬—...

[江周] 心经(九)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闭紧了嘴巴。你来做什么?他用眼神责备地瞥了一眼江波涛,然后埋下头,装作刷新微博,仿佛江波涛是酷暑引发的一场幻觉。

“小周,我们谈一谈,好不好?”江波涛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小周?”

周泽楷垂着脑袋,充耳不闻,黄少天转发一条笑话,他总是精力充沛,连“哈”都能写满140个。

这个笑话好笑吗?

一点也不好笑。

在心里默默地将笑话读了三四遍,刷出了新的。张佳乐转发了黄少天那条,“有啥子好笑的,黄少天你今天是没吃药吗?”

对,我也觉得不好笑。周泽楷吸吸鼻子,成天不开窗,房间里有些发闷,更何况他还拉起了所有窗帘,黄少天会反击的吧……他点了刷新,果然,那家伙又刷了一屏。

“你个...

[江周] 心经(八)

上一章:http://roooobeet.lofter.com/post/2e6565_5a878ff


这是一个异常炎热的夏天,高温而少雨。江波涛陪着父母看了会午间新闻,红色警报,红色警报,江波涛的母亲说,“今朝热煞了。”

江波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连一丝风都没有,窗外的树枝一动不动。

他决定睡一会儿,把难捱的下午睡过去。

结果,刚躺下没多久便被吵醒了,手机嗡嗡震动,接起来,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上海。

“喂?”江波涛口气有点不耐烦,这时候打骚扰电话,现在的推销员还真是烦人到不识时务,对方好像被他吓了一跳,江波涛懒得继续啰嗦,正要按断,就听那边说道,“小江呀?”

声音有点耳熟...

[江周][ABO] 心经(七)

方明华“家访”后,又过了三天,依旧没有江波涛的任何音讯。

周泽楷开始后悔不该说那句话,他怎么会觉得江波涛讨厌?他怎么能这样在背后讲一个人的坏话呢,尤其这个人待他事事周全,思来想去,除了那次意外,真心算得上温柔体贴,连他饮食的喜好也一一记得清楚,从没搞错过。

烦躁地甩一下鼠标线,休眠的电脑重新活了过来。QQ小图标不断跳动,周泽楷心头一颤,犹豫几秒,还是忍不住点开。

——方明华。

“小周呀,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不是江波涛,也对,江波涛不是被他拉黑了么。也许江波涛曾经试图给自己发过消息,周泽楷落落寡欢地坐进一张巨大的藤椅,摇了几下,慢慢地将手放上了键盘。

“还好。”

方明华的头像黑着...

盘点2014

掉进全职圈后好像写了不少(。

年末了,做个盘点。

按CP来。


韩叶

1、胜负

一个耍流氓的ABO。

地址: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c7311e

2、阿要辣油啊?

当时没料到老叶居然是北京爷们儿,掐指算半天我以为他是南京人(。

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14d8787

3、北溟

写了个开头,新番外出来了。怕被打脸就没继续……明年慢慢填。

http://nohearty.lofter.com/post/2e6565_16c1acf

4、狐说

中心思想是叶大仙儿和...

[江周][ABO] 心经(六)

江波涛很讨厌?

方明华大囧,默默地将这句话咀嚼了四五遍,确定不是自己听力出现了问题。“江波涛个额宁哈烦?”他试探地重复一遍,周泽楷立刻点点头,嘴角委屈地撇了撇,“烦。”

但究竟江波涛哪个具体的行为惹周泽楷生气,他却张口结舌,根本举不出任何一个富有说服力的例子——好吧,这本来也是不能指望的。

“小江呀,小周说……”方明华从周家离开,刚到楼下就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实话是说,“他说,你很烦。”

江波涛苦笑,“队长讨厌我,我知道。”

方明华说,“你不要这样讲,小周么,就是别扭,你也要体谅下他——你们平常关系还是很好的呀,是不是?这两天他在气头上,但他不是记仇的性格,你等一段...

[江周][ABO] 心经(五)

催文被催到了饭桌上,为了旁友们能愉快吃饭我决定更一更。


江波涛出生于十一月十一号,光棍节,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日子。

“——队友总说,江波涛你要小心,你的生日是光棍节,你又职业打游戏,一不小心就是去死团终身成员——小周知道什么是去死团吗?”

周泽楷眨了眨那双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知道的。”

“啊哟,小周知道的呀。”江波涛说,笑意不自觉地漾了满脸。冲一个刚见面的人笑得春光灿烂并不符合江波涛一贯的做人原则,他喜欢循序渐进的社交步骤,但对面坐的可是周泽楷,他忍不住笑起来,耳朵发热。

“小周是什么星座啊?”江波涛提出一个问题。

“嗯……呃……”周泽楷垂下目光,修长的手指在触摸屏上

[江周][ABO] 心经(四)

啊…………………………………………………………


周泽楷口中的“家”,说的是他在浦东的一处房子。

“有点,小。”他打开门,江波涛跟着走进去,“呀,这是小周的秘密基地吗?”

周泽楷悄无声息地点了点头,拿下帽子,双手纠结,看起来更紧张了。

房子确实不大,一室一厅,老式格局,浅蓝色窗帘紧紧拉着,房间内有种长久不住人的陈旧而潮湿的气味。

“蛮好的呢,这个房子地段不错的呀。王队说,买房子最重要的是看地方,你有没有看他朋友圈里转发的那些投资分析?”江波涛在狭小的客厅里转了一圈,周泽楷亦步亦趋,像条沉默的尾巴。

“有点潮,要不要开空调?遥控器……在这里,啊,没电了。”江波涛摆弄几下...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