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韩叶] 狐说(三十)

韩文清一早到达派出所,恍恍惚惚,凄凄惨惨戚戚。

小宋整理着《健康月刊》,眼下纸媒不景气,周报改成月刊。韩文清用迷蒙的眼神注视了五秒小宋,可怜的孩子颤颤巍巍掏出钱包,“所长……”

韩文清摆摆手,开始思考他的未来。

叶修说的那样信誓旦旦……也许是真的也不一定。

从小到大,韩文清的人生轨迹可谓十分简单,遵循着“向往东一定会往西”的原则,没当成解放军叔叔,没当成刑警,最后窝在这样一个杂乱无章的小区深处做一名片儿警,年近而立还没娶上媳妇。想到媳妇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老娘,韩文清有些心酸,他倒是不怕死,可是他死了,他妈怎么办?

“母亲啊母亲,亲爱的母亲,都说你这辈子苦哇——”

多么应景的铃声!韩文...

[韩叶] 狐说(二十八)

来更新啦。做了tag,想看前文的话直接点“狐说”tag就可以啦。


张新杰给韩文清的宠物饲养指南里写到:饲养宠物能够有效地预防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和老年痴呆。

“我没被你气死真是奇迹。”韩文清说。

叶修说,“我是认真的。”

韩文清沉默,空气中漂浮着他的疑问和叶修白色的绒毛。“你什么意思?”

叶修说,“伸手。”

韩文清伸出手掌,叶修歪头打量一番,脸上那股嘲讽的笑容消失了,他用粉红的肉垫拍了拍韩文清的掌心,说,“断掉了。”

三根线都是断的,一早韩文清就知道了,“然后呢?”

“从先天看,本来是很好的。”叶修的狐狸爪温热绵软,“但是,因为某些问题……你不觉得你活了三十年,总遇到奇奇怪...

[韩叶] 狐说(二十七)

按一般的社会运行规律,韩文清工作不错,收入尚可,有房有车——啊,假如自行车也算车的话——怎么看怎么也不应该沦落至剩男的行列。但事情就这么不凑巧,威名赫赫的霸图派出所所长韩文清天生一张黑脸,活了快三十年,别说女朋友,他连盆会开花的植物都没养活过。

韩文清:“……你给我滚出去。”

叶修:“你又被隔壁的复读机附身了是不?”

韩文清:“滚!”

说着操起宠物家居粘毛器就冲了上去。叶修刚刚吃饱喝足,有点犯困,一个措手不及被韩文清抓住按在地板上,啪啪啪啪挨了好一顿打。

叶修:“我靠!韩文清!反了你了!”

韩文清大怒,他的少男心破碎了。尼玛,这叫个什么事儿!被一个破狐狸精缠身就算了,他居然还敢破坏...

[韩叶] 狐说(二十六)

复健复健。


有道是吃了人家的最短拿了人家的手短,老祖宗诚不我欺。谁让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自己一不小心呢。失足青年韩文清忍气吞声,将悔恨的泪水吞下肚去,放任叶修在自家胡天胡地,吃他的喝他的,还要跟在这个白狐狸屁股后面,清理漫天飞舞,粘的到处都是的绒毛。

叶修抖抖耳朵:掉毛季,不好意思哈。

韩文清手持宠物家居粘毛器,刷刷刷,刷刷刷。

今天一早他带着宋奇英去农贸市场蹲守,人流熙熙攘攘,大爷大妈手持各式布兜,买菜买水果。韩文清拒绝了几个群众上缴的钱包,宋奇英想笑不敢笑。

路过水产摊还碰到了老熟人,大学生黄少天和喻文州——是比喻的喻,四声,不是鲤鱼的鱼,他强调过好几遍——手牵着手围观一个...

[韩叶] 狐说(二十五吧是二十五吧我数学居然已经不好到这个地步了!)

崩溃归崩溃,但为了不被张新杰当成抑郁症重度晚期无药可治遣送去安康医院,韩文清只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装作若无其事,但苦于鸭梨山大,他一个没忍住,又网购了五盆多肉。

“何必呢。”叶修趴在那个干瘪如脱水南瓜的窝里,懒懒地晃了晃尾巴,“你就放过那些小可怜同时放过你的钱包,一举两得,不好吗?”

韩文清不搭理他。

叶修道,“哎,老韩,想不到你还真是一傲娇挂的啊!都说白羊座的汉子威武雄壮,你加点加错了吧,啧啧。”

韩文清忍无可忍,气沉丹田,“闭嘴。”

叶修道,“就不闭嘴,咋地。”

韩文清随手抓起一个花生丢过去,叶修灵巧跃起,一嘴衔住,嘎巴便咬碎了。

“炒糊了不好吃。”他还吧唧嘴,吐出几片破碎的花...

[韩叶] 狐说(二十四)

……明天我做个tag(??)方便大家寻找前文(……


二十四


时间倒回昨天夜里,准确地说,是昨天夜里到今天凌晨……中的某几个小时。

韩文清气急攻心,“你你你你放开我。”

狐狸精叶修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热的,温温的带着一丝水汽,“口嫌体正直啊你……看不出来,老韩你居然竟然果然是个傲娇。”

韩文清很想暴起将叶修从阳台扔下去,但是,他颤颤巍巍地蜷起身体,叶修握着他的命根子笑嘻嘻,“哎哟,你不是天天刷那什么百合网玫瑰网又什么世纪姻缘网吗?我都看见啦!”

“你这是窥探他人隐私!”韩文清当机立断给叶修按上一条罪名。

叶修呵呵,“愚蠢,人类的法律干我屁事!”

那你有本事也别变成人吃我的...

[韩叶] 狐说(二十三)

混乱的一夜。

“……春天到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啊……”

韩文清说,“你从我身上下去。”

狐狸叶修打个哈欠,继续中央台播音员状棒读,“大草原上的小老鼠们,开始进入了交配,繁殖……”

韩文清说,“下去!”

叶修说,“人类,你为什么有气无力呢,我造,这叫,纵——欲——过——度——”

韩文清说,“胡说!”

叶修咧开嘴,“呵呵,我是狐狸呀。”说着举起一只前爪,爪垫粉嫩,特别可爱,“所以,我说话,本来就是,狐说。”

韩文清说,“……你这什么歪理邪说。”

叶修坐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韩文清浑身肌肉都僵硬了,叶修踩了踩他的胸口,说,“放松点放松点,我要睡觉。”

韩文清说,“请你...

[韩叶] 狐说(二十二)

连铁口神算王杰希都无能为力,韩文清悲愤,难道老子真的奈何不了那个狐狸精了?!

叶修晃了晃小腿,“我要吃鸡。”

韩文清目不斜视,叶修赤身裸体斜卧于沙发之上,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你老是吃面条,不腻吗?”

韩文清不理他,“咔嚓”咬掉一瓣大蒜。

叶修一笑,“我是狐仙,咱们泱泱中华呢,捉鬼不讲究吃大蒜啦!也就洋人那些什么吸血鬼才不喜欢这玩儿,顺便一提哦,其实吸血鬼不是不喜欢大蒜,他们只是不喜欢生大蒜,那个味道,啧啧——炒熟了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韩文清呼噜面条,下面的时候这个狐狸“嘭”一声凭空出现,吓得他失手多放下去小半把,造就了一锅悲剧。

电视剧吵吵闹闹,小孔雀精叽叽喳喳,叶修百无聊...

[韩叶] 狐说(二十一)

整个周一,韩文清坐立不安。

一定是被那个可恶的狐狸害惨了,他盯着报纸聚精会神地神游天外,天哪那个女演员居然是个兔子精吗?那个新晋上位的男星裤子好生花哨,难不成也是个公孔雀?不,不不,韩文清摇摇头,试图将这些乱七八糟从大脑中驱赶出去,但他可悲地失败了——张新杰端着一杯茶走过来,道,“所长。”

“啊!在!”韩文清条件反射地坐直身边,“怎么?”

“喝茶。”张新杰放下茶杯,“您有心事吗?”

“没有。”那个狐狸,神啊那个狐狸是个狐狸精你造吗,韩文清几乎脱口而出,他的脸色想必过分精彩,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您如果感觉身体不舒服,可以去医务室……”

“我没有……”韩文清第一次虚弱了。

“……医...

[韩叶] 狐说(二十)

韩文清道,请你出去。

叶修说,你每天都要说十次一模一样的话,作为一个人类,你不累吗?

韩文清道,请你,滚,出去。

叶修拍肚皮,我不会滚,你来示范一个?

韩文清道,我数五下。

叶修换了个频道,想不到你也看毕老师啊?

电视机适时传来主持人略带东北味儿的喊话,“倒数五个数!五——”

韩文清站了起来。

叶修剔牙,这些鸡骨头呢挺好的,你们楼下的猫好久不开荤了,记得一会儿单独装出来搁垃圾桶旁边啊,我替流浪猫谢谢你。

韩文清道:滚。

叶修瞥他一眼:我看你是个人没错,好像不是隔壁复读机成精吧?还是说三单元那个复读机成精了附你的体,要我帮你驱鬼除魔吗?

韩文清拎起马扎就拍了过去。

叶修动...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